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07师徒对决
章节列表
107师徒对决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107师徒对决



然而还没等青山发起攻击,青冥手里的长剑便轻轻一挥,劈向了尚在道米开外的青山。



没有任何斗气波动,空气中却穿来了一阵奇异的尖啸声。



啊!这是破空斩!



好快的速度!



青冥居然也用破空斩!这让青山有些意外。



破空斩的威力和斗气无关,完全是依靠体术的来施展,这其中速度起到了绝对主要作用。



速度越快,破空斩的便越犀利,杀伤力也就越强。



以青冥道60级的体术,再加上她神峰天照的内功斗气的速度天赋。



她的速度足足有8000以上。



在所有青铜剑圣之中,青冥的速度绝对算得上是最快的一个。



这就是神峰天照恐怖的速度加成,修炼的等级越高,速度的优势就越明显。



8000的速度所施展出来的破空斩杀伤力绝不亚于强度8000的剑气攻击。



剑气攻击和破空斩的风刃攻击可谓各有千秋。



剑气攻击面积大,而且容易控制,能够根据需要能变换成各种形状。



比如半月剑气 长龙剑气 锥形剑气 波浪剑气等等。



能攻能守,可谓花样百出,而其对身体的损耗不大也因此是大陆武者最常用的攻击手段。



而破空斩的攻击方式就显得比较单一,只有一种那便是犀利到了极致的风刃,就像一把很薄很薄的刀片一般。



因此战斗中,斗气的半月剑气拦截能拦下破空斩的风刃。



可是破空斩的风刃却不能拦下,剑气的攻击。



就这运用的手法而言,破空斩明显不如斗气。



但是破空斩却拥有一样斗气所无法比拟的优势。



便是速度的优势,极致的犀利使得破空斩的空气阻力几乎为零。



也因破空斩的风刃绝对要比同等级别的斗气攻击快上两倍。



理论上以青冥的速度如果将速度发挥到极限,青山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毕竟两者之间的速度足足差了1500以上。



所以在青山察觉到那道破空而至的风刃的时候,青山便知道,师傅根本没用全力。



而她动用的体术和自己一样也维持在50级左右。



也就是说现在的青冥完全是和自己处于同一个竞技起点上。



相同的体术 相同的速度 而且她不用斗气,比拼的纯粹是战斗的技巧和经验。



这让青山不禁精神一振,更显斗志昂扬,自己别的本事没有,可是这战斗的经验却是绝对丰富。



凭借着过人的直觉和眼力,青山在一瞬间便判断出了破空风刃的攻击目标正是自己的胸口,于是便飞快的一个晃动,身子闪电般横移一两米。



嗖!犀利的风刃擦身而过,却在乌金战甲留下了一道细细的纹路。



仔细一看乌金战甲已经被割开了一道头发丝粗细的纹路。



  “好厉害的风刃!”青山心底一阵惊骇,不愧是剑圣一级的高手这眼力和技巧,自己是拍马也赶不上了。

  



  “反应还不错。”青冥看他闪过了自己的破空斩。

  

  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看来这小子不但身体速度快,反射神经也是一等一的,如果出于同等条件的竞技起点,应该能打上一阵子了。

 

  “再接一招。”几乎是在青山错身闪开的同时,青冥手中的望舒忽然流光飞转,卷起片片青色残影。

 

  却是在一瞬间,斩出了不亚于五道的破空风刃。

 

  这些风刃沿着不同的轨迹和弧线,组成了一个奇异剑网利爪便如一头张牙舞爪的猛虎冲向了青山。

 

  正是,千峰剑法之中的 猛虎穿林。

 

  铺天盖地的风刃,每一道都是勾魂夺魄的绝命杀招。

 

  这是属于全方位的远程攻击,让人根本防不胜防,多不胜躲,如果青山擅长斗气的话还可以,用半月剑气或者龙行剑气进行防御和拦截。

 

  如果青山是个盾战士,同样也能用厚实的盾牌当下这犀利的风刃攻击。

 

  只可惜青山一样都不会,唯一能凭借的便只有惊人的速度和反应直觉。

 

  只见青山手中的黑色大剑如风车一般,飞速狂舞,卷起片片残影,护住周身,两脚点地嗖的一声便如幻影幽灵,飞快地游走于那漫天飞舞的风刃之中。

 

  硬是凭着轩辕重剑的实体拦截和过人的速度,巧妙地避开了青冥的虎爪风刃。

 

  “身法也不错。”青冥清啸一声:“再接这招鹤舞九天。”只见青冥整个人猛地一个踏顿便如冲天白鹤一般拔地而起,窜上了道几米高空。

 

  轻巧曼妙的身子便如翱翔九天的闲云野鹤,闪出了一道奇异轨迹随后那流光溢彩的望舒圣剑,轻轻一卷。

 

  又是一瞬间挥出了五道破空风刃犹如流星闪电一般从高空卷向了青山身周身要害。

 

  鹤舞九天属于凌空身份以上击下的精妙杀招,正常情况下是配以剑气发动攻击,只不过此刻青冥却是用破空斩代替了剑气,虽然威力变小了很多,可是速度却是大幅提升。

 

  再加上占据高空,凌空下击让对手根本无从防御。

 

  好个青山根本不闪不避。

 

  在青冥跃上半空的时候他便知道,青冥要发动的肯定是大范围的风刃攻击所以在青冥跃起的同时青山的轩辕重剑猛然插入地面的青石板内,硬是在一瞬间翘起了一块门板大小的青石。

 

  随后猛地一个轮剑挥散,这块门板大小的青石板便如炮弹一般撞向了半空。

 

  正好撞向了青冥斩出的破空风刃。

 

  嗖嗖嗖嗖

 

  一连串的轰鸣声中,青石板硬是被青冥斩出的破空斩割成了一块块豆腐大小的残片。

 

  随后势不可挡地冲向了青山。

 

  不过如此一来破空斩的威力已经是大大减弱,不足击穿乌金战甲的防御。

 

  随后青山更是长啸一声,黑色的身同样冲天飞起,便如一只矫健腾空的天马在一瞬间强行穿过了那威力大减的漫天风刃。

 

  轩辕重剑厉电般劈向!半空盘旋的挥洒剑光的青冥。

 

  “好一招以拙破巧,天马行空。”青冥看得两眼一亮。

 

  就在刚才青山绝地起盾的妙招成功地减弱了破空风刃的威力之后更以天马行空发动了凌空扑击。

 

  无论是身法 剑法 速度还是战斗的经验和意识都堪称极致和老道便如一个身经百战的高手一般,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绝妙招数。

 

  这样的经验和意识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这让青冥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徒弟那非比寻常的武学天赋。

 

  青冥自然是无法想象,在虚拟世界,青山已经不知道和自己打过多少次了,挑战剑圣对常人是可望不可,可是对青山却是家常便饭。

 

  虽然只是虚拟世界的决斗,可是那宝贵的经验却是能在现实中发挥出惊人的实战价值,可以说除了斗气 体术 装备的差距之外,青山战斗经验和意识和一个剑圣没有多大差别。

 

  此刻天马行空骤然暴起,当真是杀了青冥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青冥的反应同样不慢,虽然攻势被阻碍了,却是巧妙的一个凌空踏步,硬是在在电光火石的瞬间不可思议的改变了飘忽的轨迹,犹如一头凌空盘旋的飞燕一般

 

  巧妙地错开了青山那奇快无比的一剑。

 

  这招正是凌空变向的绝技飞燕回旋。

 

  青山势在必得天马行空便宣告落空。

 

  之后两人同时飘向了地面。

 

  不过青冥却是再也没有出手的意思了。

 



这场对决当然青冥是并没有放出真功夫,毕竟她的目的只是考验青山五道级的体术能发挥出怎样的剑法威力。



结果还是让青冥大为满意:“五十级的体术能发挥如此剑法已经非常难得。”



青山也是微微一笑。



“青鹏穿你的天伤拳,练到了第几招了。”剑法一向青冥已经是见识过了剩下的就是拳法了。



“已经练到了第五招,迅雷拳。”青山恭敬道。



“第五招。”青冥有些愣神,才长叹道:“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要是青鹏知道了肯定会嫉妒死了。”



要知道当初的青鹏进入青岛之后可是花了足足道年的时间在把体术练到五道级同时把天伤拳的前面五招练成了。



可是青山却只花了一年。



“可惜幻魔拳和最后一招天伤拳,弟子还是无法在实战中使用出来。”青山有些遗憾道。



“幻魔拳 没有六道级的体术修为是用不了的。”青冥微微一笑道:“所以现在你急也没用,只要体术上去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那天伤拳。”青山好奇道:“为何青鹏师叔会说那招是最难练的,也是容易练的。”



“天伤拳是一种极致玄奥的拳法,属于一种特殊的意境,如果精神感悟无法触及是不可能练成是。”青冥道:“这招拳法几百年也难得有人练成,就是青鹏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豁然顿悟才练成的,所以只能看机缘了。”



“原来如此。”青山道。



青冥的解释果然验证了青山心中的猜测,看来这天伤拳需要的是特殊的触发条件才能领悟。



“好了早点歇息。”青冥转身欲离开院子。



“师傅。”青山连忙叫住了青冥。



“有事?”青冥道。



“弟子想加入军中为国效力。”青山道。



“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青冥道。



“没什么,只是想和无双他们一起。”青山接着道:“还有弟子也想为师傅分忧解难。”



“千雨说过你曾与连环火船攻破过拦江水寨的拦截。”青冥并未给予青山而是反问道。



“确有此事。”青山点头。



“如此说来你应该也擅长军略。”青冥道。



“弟子在故乡只是个军中少尉工程兵。”青山坦言道:“军略 战斗并非弟子所长。”



“少尉工程兵?”青冥不明所以显然从未听说。



“少尉工程兵是一种军衔。”青山道:“相当于军中的工匠,按照军则相当于玄剑一星的职位。”



“如此说来,你应该也是名军人。”青冥道。



“是的。”青山隐约知道青冥为何有这样的提问。



“帝国军制是不允许非本国籍的而其还拥有它国军籍的人加入军中。”青冥神色凝重。



“。。。。。”青少有些愕然,不过青冥的话也说的没错,青山的来历却是可疑,青冥能收他为徒弟完全是出于个人是感情,自己可不能因此恃宠而骄才是。



“弟子明白了。”青山道。



“你也不用太过失望。”青冥道:“既然你是我弟子,我自然会梯替你安排,毕竟你来自的华夏帝国,和我国领土相距甚远甚至毫无交集,不存在利益和立场上的冲突,所以加入军部也并非是不可能的。”



青冥想了想接着道:“不过你只能从底层做起。”青冥道:“就算是我弟子,可是军中最重军法,我也不能过多地偏私袒护,明白吗。”



“弟子明白。”青山大喜道。



“明天我就向军部提交任命申请。”青冥道。



“多谢师傅。”青山感激道。



青冥微微点头,对于这个徒弟她是真的跳不出半点毛病了。



青冥接着若有所思道:“不过说到军籍师傅很好奇。那华夏大陆是个怎样的国度,连个弓匠都能如此出色。是不是哪里所有的人多如你这般。”



“。。。。。”青山不由汗颜不过还是老实道:“弟子在军中实在是算不了什么,闲人一个而已,日常只是负责军需维护除此之外别无所长了。”青山接着道:“至于天赋,我们那里只要是军人,差不多都比我强吧。”



“可是你却擅长剑法,甚至拥有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青冥似乎来了兴致,索性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座了下来,这让青山有些意外,很显然青冥是打算和他好好聊聊。



“在我们故乡这种能力很普遍。”青山道:“每个入伍的军人都必须修炼同一套剑法,并接受各种药物注射,和其它一些特殊的手术,通过药物注射和手术,弟子才具备了远程探测能力 感应能力。”



“药物注射我能理解。”青冥疑惑道:“可是这手术是怎么回事。”



青山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可是望向青冥明显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青山也知道这青冥肯是打定主意问个清楚了。



或许她已经对自己的身份和来历起了什么疑心吧。



其实青山猜得一点都没错。



在回到望舒宫后,青冥就发动了军部庞大的情报网,结果能找到他在那罗城出现之后的情报信息,此前的一切,完全是一片空白,这人仿佛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任谁碰上了这样的怪事难免会有所怀疑,而且这个青山身上还有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能力。



过目不忘



远程探测



夜视能力



抗毒体质



猛犸之体



擅长剑法



擅长军略





等等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为了执行特殊任务而训练出来的超级战士一样。他自称来自名叫华夏大陆的地方,可是帝国鸽组的情报网根本没有找到这所谓的华夏大陆到底是个怎样的所在。



东方的死海,千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穿越,也因此没人能证明青山到底是否在说谎。



另外还有一点,青山曾说自己是为了追踪那所谓拉姆来到了这个兰奇帝国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可以从青山能够轻易追踪到拉姆这情况来看,青山和拉姆之间便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这刚让人浮想联翩,为此身为军方要员的青冥不得不谨慎小心,如果青山是别国派来的探子那可就真的危险了。



可以说今天的青冥很有一种摊牌意味,现在的她打算把事情彻底弄个明白,否则有这么一个怪物一般来历不明的徒弟呆在身边可不是件令人舒服的事。



“怎么说呢,这所谓的手术就是。”青山挠挠头皮很快便有了个生动的例子:“就好像是你们大陆的斗气传承,只不过我们传承的并非是某种力量而是某种特殊的能力。”



“特殊的能力,还可以传承。”青冥惊呼道。



“却是如此。”青山道:“弟子的过目不忘 夜视能力 远程探测等等所有的能力都是通过这种独特的传承方式来获得的。”



把手术移植当成能力传承者个解释虽然牵强附会,不过却是最直观类似也是最让人理解明白的比喻了。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青冥简直惊呆了:“你们的华夏大陆到底是个怎样的国家。”



“如果能找到所有的拉姆完成了任务的话,弟子或许还能回到故乡。”青山道:“那时候师傅要想去华夏大陆见识一下,弟子也能带师傅去见识一下。”

“恩。”青冥不由吃惊道:“真的可以。”



“那是当然。”青山道。



“可是你为何一定要找所有的拉姆才能回到故乡呢。”青冥好奇道。



“第一,这算是任务吧。”青山长叹道:“身为一名华夏军人,无论身处何地,只要对上了拉姆都有责任和义务消灭它们,这是我们故乡的军人必须遵守的基本准则!



第二,这拉姆是劫持了我们军方的船只才来到了你们的大陆,这是我们局方的过失所造成的意外,所以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必须追捕所有在逃的拉姆,以免给这块大陆造成更为严重的破坏。



第三,弟子前来追踪的途中所乘坐的船只已经被毁,只有找到被拉姆劫持的那艘船才能回到故乡,如果无法找到,弟子就再也无法回到故乡了。”青山的话虚实参半,可也算是说了七成的真话:“所以无论如何,弟子都必须找到所有的拉姆把它们消灭,并找到,被它们劫持的那艘船,才可以返回故乡。”



“拉姆,劫持船只。”青冥喃喃道:“听你这么说这拉姆难道和人类一样有智慧吗。”



“是的,拉姆拥有者不亚于人类的智慧,所以绝对不能小看它们。”青山有些犹豫是否要透露人形拉姆的存在,不过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暂时不说,毕竟现在说出来恐怕非但没有什么作用,反而会让大家人心惶惶所以。



“我们一直以为这所谓的拉姆是一种兽类,没想到它居然有人类的智慧。”青冥神色凝重:“这岂非表明以后的追踪将会越来越困难了。”



“所以如果收到了任何关于拉姆的消息一定要通知弟子。”青山道:“弟子熟知拉姆的一切,所以也知道该如何才能杀死它们。”



青冥微微点头随即释然道:“虽然无法考证你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可是为师的直觉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师傅。。。”青山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这绝不感激两个字所能表达的。青冥的无私的倾囊相授还有那自然而然的信任,都让青山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的安心。



这种感觉是无双他们所无法给予的,或许所谓的如师如父 如师如母便是这样的感觉吧。



或许连青山都没意识到,不知不觉之中,青冥已经成了青山在这个世界了最为在意的亲人了。



青冥望向青山,同样是一脸复杂,这个弟子除了那神秘的身份之外却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了。



无论是天赋还是心性都是常人所难以企及。



更重要的是,青冥总感觉这孩子很对自己的胃口,就像一个乖巧的儿孙晚辈一样,让人总是情不自禁关怀呵护,盼他成长,成才。



一时间,青冥也有些茫然了。



青冥毕生追求的是剑道极致的巅峰。



除了剑,她的生活力没有别的。



不断的战斗 不断的修炼,这便是她的一声。



外人总感觉青冥冷漠无情,不苟言笑,却不知她并非是不想笑,而连该怎么笑都不知道。



可是在有 这个徒弟之后,青冥明显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变了,过去的她除了剑,脑海里便是一片空白。



可是现在除了剑之外,脑海里总是若隐若现地显出一个清晰的身影,一个鲜活的面容。



难道说这便是所谓亲情和天伦之乐,所谓的牵挂吗。



这种感觉有些陌生甚至让青冥有些无所适从,但是潜意识里青冥并不排斥这种陌生的感觉。



或许有个徒弟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