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42寒冰气宗
章节列表
142寒冰气宗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142寒冰气宗



头套 面巾还有一身灰不溜秋的风衣,把沉鱼像粽子一样包了个密不透风。



此刻的沉鱼便仿佛历史记录片里的恐怖分子。



望着青山,蛟洛还有无双等人越来越古怪的目光,沉鱼终于忍不住尴尬道:“那个,那个。。。。”



“兄弟,我了解的。”倒是无伤一脸感慨道:“这人啊,长得太漂亮也是件麻烦事。”那模样倒是有些同病相怜的意味:“其实你也可以用易容药水画画妆啊,看我老姐和蛟洛她们多方便啊。”



“我才不用呢。”沉鱼则是连连摇头道:“那东西用多了对皮肤和头发不好。”



“。。。。。”众人暴汗。



兰萧则是瞪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丝毫不掩饰眼中那嫉妒的目光,两只腮帮便如一只充气的大蛤蟆,一鼓一涨:“少臭美了。”



“你说一个大男人没事干嘛长这么漂亮呢。”云霞低估道:“这不是存心找麻烦吗。”



“。。。。。。。”沉鱼愕然,好一会才喃喃道:“爸妈生的,有啥办法。”





因为青山顺利杀进了五十强,所以接下来的大伙得为,兵团争霸赛做准备了。



为了采购必须的用品,青山等人打算到街上逛逛。





当然这本来也没什么不妥,可问题就出在沉鱼身上。



这家伙长得实在太有个性了。



不管穿的什么衣服,怎么掩饰,看起来都像个女扮男装的大美女,而且还是那种极具杀伤力的一类。



可以肯定这家伙要走在大街上,非得天下大乱不可。



无奈之下只好用头套,面纱来档一档,其实这也是以前沉鱼常用的办法,早就习惯成自然了。





一番包装之后,兰萧心满意足地打量着眼前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的沉鱼:“这回应该是差不多了。”





随后小手一挥:“出发。”



一行九人浩浩荡荡地杀奔大街而去。



中洲原本就是繁华之地,再加上正逢剑师争霸赛举办期间,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大街上车水马龙,各类商品应有尽有,除了本地的商贩之外,还有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商贩也趁着难得的机会来到此处,大捞一把。



平日难得一见的各类珍奇用品,如今在大街上却是随处可见,而且物美价廉。



这可把无双几个给乐坏了。



只一个上午众人便凑齐了计划之中的所必须用到的东西。



众人长打算返回府邸。



可就在此时,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走在前面的沉鱼碰巧和另外一人撞上。



随后那灰色的头套便飘落在地,露出一头如云秀发还有一张倾城面容。



一时间,整个大街忽然间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痴痴地望着街道中那如梦如幻的身影。



“啊!我不是在做梦吧。”



“好漂亮的一个大美女。”



同样就在此刻青山几个也终于看清,刚才撞上了沉鱼的人。



年约二十五六,银发银眼,穿着一身银色战甲的极品大帅哥。



而在他的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同样是银发银眼的女子,两人容貌相似,看起来应该是兄妹两个。



两人的额头上都带着一个奇异的银色水仙花图案的精致护额,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



此刻那女子同样是一脸难以置信地打量着眼前的沉鱼。



“老哥,你还真厉害,真的是个大美人!”





“嘿嘿我早就感觉不对劲了,这大热天的居然还带着头套,不是丑的不敢见人,那肯定是漂亮得得不敢见人啦,任你伪装的再好,也难逃本王子的法眼。”那那银甲战士便仿佛中了百万大奖一般,放声大笑。



“这家伙谁啊。”青山几个呆立单场打量着眼前放声大笑的白痴。



至于沉鱼却是一阵头皮发麻,满脸通红,两眼更是火气直冒:“混蛋你是故意撞我。”



要知道沉鱼好歹也是黑榜高手,就算在这人潮涌动的大街上也不可能被人轻易撞个正着,可是就在刚才他居然没感觉到任何的风声波动就被人撞上了,而且那人不但撞了上,甚至连他的头套和面巾都给摘了下来。



这人绝对是个高手,而且是那种非常非常厉害的高手。



“嘿嘿,没错本王子就是故意的。”那银甲战士哥两眼放光盯着沉鱼:“美女,做我的妻子吧。”



这家伙一边说着还一边把脸凑到了沉鱼面前,一双咸猪手更是抓向了沉鱼的肩膀。



看那架势居然是想当街拥吻沉鱼。



“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更是让青山和无双几个看得目瞪口呆。



“这家伙好强。”无伤喃喃道:“居然敢霸王硬上弓。”



“自古红颜多祸水啊。”青山不由感叹一声。



只不过身为当事人的沉鱼可没那么好的心情了。



“混蛋,滚开。”。



被人误会成女人对他是家常便饭,可是还从来没人敢占他便宜,这一回不但被人误会,甚至还被人当街强吻。



哪怕是涵养再好,这回的沉鱼也终于沉不住气,右拳闪电一般轰向了那银甲战士的面颊。



碰轰隆!



沉鱼击出的重拳居然那银甲战士子伸手一探便抓了个正着。



众人根本没看清那家伙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法,可是沉鱼的拳头便仿佛是被一个巨大的钳子给夹住了一半。



更为糟糕的是,在拳头被那家伙抓住的同时,一股冰冷的气息,顺着那只被抓住的拳头瞬间蔓延全身,沉鱼只感觉整个人几乎冻僵了一半,甚至连血液都凝固了。



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用出一丝一毫的斗气力量。



整个人便仿佛是被老鹰抓住的小鸡一般被那家伙给抱了个严严实实。



啊!这诡异的一幕让青山和兰萧等人大吃一惊。



要知道沉鱼的实力虽然不比青山和兰萧,可好歹也是名列黑榜一级的高手,这一身蛮力少说也有5000公斤。可如今他的拳头居然被人单手夹住,连丝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哪怕是一向淡定从容的青山这一刻也忍不住脸色大变:“好惊人的力量。”



而兰萧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两手曲握成拳,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



“嘿嘿,脾气不小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一类火辣的性子。”那银甲战士邪笑着把脸凑到了沉鱼面前:“来,咱先亲一个。”



“老哥,还是赶快把人放下吧,有你这么追女孩的吗。”倒是在他身旁的那女孩有些看不过去了:“被大姐看见,你就死定了。”





“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能看得上眼的,怎可轻易放手。”那银甲战士依然嬉皮笑脸:“再说了,大姐不是还没来吗,嘿嘿。”





“混蛋,快放开他。”兰萧虽然暴跳如雷,可是沉鱼被人抓住却让她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倒是青山还算冷静。



两眼阴晴不定地审视着眼前的两个怪人:“把他放下,否则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青山,小心点。”无双也凑到了青山身旁小声道:“我看着两人很有可能是秦天城的人,而且很有可能是秦天城寒冰气宗的高手。”



“秦天城。”青山疑惑道。



“他们额头上,就是秦天城的寒冰气宗的标志。”常秋也是大为紧张:“秦天城寒冰气宗的人擅长冰系斗气这可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斗气,能够瞬间把人的血液经脉给冻住,让人动弹不得,千万不可大意。”



青山微微点头,并暗自扶上了剑柄,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可如果对方不知好歹胆敢乱来的话,说不好只有武力解决了。



可是青山同样想到如果在城里拔出了武器打斗那可是要被取消参赛资格的,所以扶上剑柄的右手又下意识地放开了。



看来还是见机行事吧。





“可恶,居然敢小看我!”被人抓小鸡一样提在手里也让沉鱼气急败坏。



沉鱼虽然名列黑榜高手,可是陆战能力在黑榜之中算是最弱的一个,充其量也只是比一般的白金大剑师更强一些,他真正厉害的是水下功夫。



可即使如此,沉鱼的实力也绝不容小觑。



刚才之所以中招完全是猝不及防,好无准备。



现在的情况则是大不相同。



只见猛然间深吸一口气,以气机感应身上的铠甲,只同轰的一声,铠甲上的护体斗气在这一刻突然暴涨。



这强劲的护体斗气也在一瞬间,震退了那笼罩全身的寒意,斗气和体力也迅速恢复了过来。这一切也不过是在眨眼的刹那间发生。



“糟糕!”那银甲战士显然也意识情况有些不妙,下意识想要加强手里的力道。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沉鱼的右腿飞起,一脚踢在了那银甲战士的小腹上。



只听砰的一声那银色的战甲被沉鱼踢得居然发出了钢板一样的撞击声。



可见沉鱼这一脚力道是何等强劲。



那家伙终于松开了抓住沉鱼的右手,整个人也向后倒退了两步。



显然他也没料到,刚才娇滴滴的大美人居然会暴起发难而且力量还非常强横。



可是让人吃惊的是这家伙被沉鱼一脚震退却仿佛根本没事一般,只是以个沉腰跨马便拿桩稳住了身形,随后右手一探,便又想抓住沉鱼。



“力气不小,不过和我比力气你可是自讨苦吃啊。”



如此强横的防御力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现在的青山和兰萧可顾不了那么多了。



“混蛋,找死。”见到沉鱼脱身,可那家伙居然还想抓人。



兰萧哪里还懂得什么叫客气。



两脚猛地一个蹬踏整个人便如炮弹一般冲向了那银甲战士。



粉嫩的小拳头幽灵一般凭空出现在了那银甲战士身前,夹着阵阵风雷之声,当胸轰到。



“狂龙斗气。”银甲战士显然没料到这毫不起眼的小萝莉居然如此强横,不由脸色大变。



不过这家伙的反应也是极为神速。



原本抓向沉鱼的右手变爪为掌,闪电般拍向了兰萧的拳头身。



只听砰的一声轰响,拳掌撞击的瞬间,爆出一了一团耀眼的光芒。



那银甲战士纹丝不动。



可是兰萧整个人便如皮球一般飞出了十几米,随后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



小霸王拳头那威力岂是儿戏。



然而那银甲战士的掌力却更是大得惊人,居然只一掌就把兰萧连给拍飞了。



“白蛟剑宗的狂龙斗气,不过如此嘛。”那银甲战士似乎颇为不屑。



“是寒冰掌。”蛟洛惊呼出声。



另一边看着被一掌拍飞的兰萧,沉鱼更是脸色大变飞身赶往兰萧身旁:“你怎么样了。”



“嘿嘿,美人,别跑啊!”那银甲战士看到沉鱼居然想跑哪里还肯放过,伸手遥空抓向了沉鱼。



众人根本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可是跑出十几米开外的沉鱼便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抓住整个人更是被倒拖着飞了回去。



碰的一声,沉鱼再度撞上了那银甲战士的怀里。



这诡异的一幕让人简直难以置信。



青山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



感觉就像是武侠片里的吸星大法一样,居然隔着老远便能把人给吸到了手里。



“寒冰擒龙手。”兰萧虽然被摔得晕头转向,可还是一眼便认出这诡异的遥空擒拿手法。



“落到本王子手里还想逃跑,真是自不量力啊。”那银甲战士依然嬉皮笑脸:“嘿嘿,放心,本王子可是很温柔得,会好好待你的。”



“哥快放开人家,哪有像你这样追女孩的,会把人家吓坏的。”在他身旁的那个银发女子已经是满头黑线,显然对于自己这个乱来的哥哥也是非常的头疼。



“这你就不懂了,先下手为强,看到喜欢的当然得先抢到手再说啦。”那银甲战士再度把脸凑到沉鱼面前:“碍事的已经被打发了,咱两继续吧。”说罢那便欲强吻沉鱼。



啊!可恶!



沉鱼气得几乎吐血,奈何浑身上下被那古怪的牵引立场压能动弹,甚至连张嘴说话都办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嘴往自己嘴上凑了过来。



难道我沉鱼的初吻送给这混蛋。



眼看那嘴越凑越近,沉鱼即将贞洁不保。



忽然间一阵尖锐的破空呼啸骤然响起。



扑哧 扑哧!



在长众人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原本抱着着沉鱼的银甲战士便惨叫一声,松开了沉鱼,痛苦地捂着自己手臂。



却是不知何时,手臂上银色护甲居然裂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鲜血不断地冒了出来。



“啊!这是!破空斩!”银甲战士一脸骇然望向了人群之中另一个毫不起眼的身影。



发动破空斩正是青山,不过这回的破空斩却不用剑,而是青山徒手发出的,可即使如此那杀伤力还是强得惊人,居然连对方的战甲都没法抵挡。



此刻的青山正一脸不善地盯着那男女不分的银甲战士:“你想对我朋友做什么。”



“臭小子,总算是出手了。”沉鱼趁乱脱身,不过整个人却是吓得面色苍白,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还以为你见死不救呢。”



“再不救你可就贞洁不保啦。”无双嬉笑道。



“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疯子。”沉鱼心有余悸道。



至于兰萧则是脸色铁青,死死地盯着那银甲战士,长这么大被人一掌拍飞,落得如此狼狈,这还是头一次。



当然这并非是兰萧实力不济,刚才害怕误伤沉鱼,兰萧也没敢用尽全力,否则就算她再怎么不济,也不可能被对手一掌拍飞。



“居然敢对沉鱼下手,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看到沉鱼已经脱身,兰萧也不再有所顾忌早就蓄势待发的斗气能量瞬间迸发。



整个人的气势便在一瞬间疯狂暴涨,和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兄妹两个显然也被这奇异的变故吓了一跳。



虽然刚才的破空斩的威力算不上强劲,可是那速度却快得离谱,让人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很显然对方是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这破空斩可不只是划破体表的皮肤,而是将整条手臂敢斩落下来了。



毫无疑问对方是个高手。



如今再加上身化暴龙的小女孩。



情况可就有点不妙了!



该死!这回算是踢到钢板上了!



原本还嬉皮笑脸脑袋少根筋的银甲战士,终于显出了凝重的神色。



“你什么人,居然敢暗算本王子。”那银甲战士阴沉的双眼满是杀气,死死地盯着青山:“胆子不小。”



“抱歉,我不认识你是哪国的王子。”青山虽然一脸平静,然而那冰冷的声音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森寒的杀气:“不过就算你是天皇老子,敢动我朋友,也得把命留下。”



“这耍威风还是换个地方吧。”兰萧和脱险的沉鱼也站到了青山的左右两侧。



一副准备开打的架势。



“哼,想打架吗,正和我意。”那银甲战士从腰间解下了一把很古怪的兵器。



之所以说它古怪是因为此前青山从未见过这样的兵器。



看起来很象是鞭子,可是却比一般的鞭子更长更粗,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材料打造,通体银白,看起来便如一条灵动的银色长蛇一般。



“那什么兵器。”青山小声问道。



“那应该是寒冰气宗惯用的,银蛇鞭。”兰萧道:“小心点,这种兵器非常厉害。”



另一边看到哥哥居然抽出了银蛇鞭,那女子也是大吃一惊:“别乱来,这里可是中洲,当街斗殴可是要重罚的。”



“哼,一个小小的中洲,能把我们怎样。”那银甲战士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好大的口气。”兰萧大怒,便欲上前。





“都给我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女声传入众人耳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