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49夜战练习
章节列表
149夜战练习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149夜战练习5月25



“闹够了没。”兰萧收起笑声翻书变脸一般望向了神无,



“笑够了没。”神无同样象变了个人。



“别硬撑了,连续三次发动无影无踪我就不信你一点事都没有。”兰萧好整以暇道。



果然在兰萧话音刚落的时候原本还跟个没事人的神无,龇牙咧嘴的蹲了下来,随后靠在了擂台边缘的木桩上。



此刻的她额头冒汗,脸色苍白,显然是在强忍着巨大的痛苦。





无影无踪虽然厉害,可是副作用也非常的明显,因为在一瞬间突然爆发出两倍以上的身体力量和速度,对身体而言是个极大的负担。



而且这次和青山对决她甚至连续发动了三次无影无踪,可以说一条命已经耗掉了一大半,刚才谈笑风生,也只不过是在强撑而已。



好歹自己也是个师姐,这面子说什么也丢不起啊。



只是却被兰萧一眼便看穿了她的老底。



“痛死我了。”神无一P股瘫坐在了地上。



“谁叫你那么爱逞强,现在知道的后果了吧。”兰萧没好气道。



“那臭小子该不会和我一样是在强撑的吧。”神无一脸不甘心地望向了兰萧:“幻影分身难道就没有什么副作用吗。”



“应该没有。”兰萧道:“上次和沧澜的决斗,还有和罗梦的决斗他还有力气回到驿馆后来,也只是睡了一觉,第二天便没事了,由此肯定他的幻影分身,可以随意是用而且,没有副作用。”



“这不是作弊吗,真是见鬼了,他怎么可以那么强。”神无喃喃道。



“他的招数都是依靠体术来完成,根本没有动用到斗气,所以不用担心气息的混乱。”说到这里兰萧却是一脸的若有所思:“说来也奇怪,我还从来没见过神风运用斗气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他根本不会用斗气,还是他真的有所保留呢。”



“关于这点我也问过青鹏师伯,可是青鹏师当时什么也没告诉,只说以后我们就会知道了。”神无道。



“还真是个神秘的家伙。”兰萧神色复杂道。



==========================











烛影摇红,清风徐徐。



庭院里的擂台四周,依然点着火把。



阵阵破空呼啸不绝于耳。



仔细看去,却是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在烛火之中飞速舞动,片片朦胧,黝黑的剑光影时闪现。



配合着那矫健,灵敏的身法,仿佛黑夜之中,降临人世的鬼魅幻影,让人无暇分辨。



好一会之后,那灵动的身形,流动的剑影这才停了下来。



呼!



青山仗剑而立,缓缓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



就在刚才,凭借着此前,蓝月的视频录像,青山仔细地还原了神无和自己对决的时候所用过的所有剑法。



只不过这次的他却碰上了一个难以跨越的鸿沟。



虽然他跨越完整地复制并重现,神无的所用过的剑招。



可是无论青山如何努力,却一直无法发动神无的绝技,无影无踪。



就算勉强施展出来。



也只是形似神非。



这让青山不由一阵泄气。



“看来,形体模拟也并非是万能的。”青山暗自叹道:“速度上的差距,始终是无法弥补的鸿沟,就算看清了她的所有动作,可是身体的速度跟不上,就无法达到她的无影无踪的身法境界。”



“那是自然。”就在青山喃喃自语的时候。



火光下,忽然现出一道朦胧的青色身影。



“师傅!”青山吃惊不小。



被人靠的这么近,居然还没发现,要是敌人的话,自己这条小命可就危险了。



不过当他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却暗自松了口气。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师父——青冥。



“老毛病又犯了。”青冥,那清冷的目光之中显出一股少见的温和,探究的神色。



“嘿嘿。”青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道:“白天和神无师姐打了一场,她的流光剑法,和掠影身法实在厉害,弟子好奇得紧,所以忍不住就开始琢磨琢磨了。”



“。。。。。”青冥很是无语的望了青山一眼,随后才颇为感慨的长叹:

“能看一眼就把流光剑法,和掠影身法给学得七七八八,这古往今来,你可算是第一个了。”



“师父过奖了。”青山有些不好意思道。



“这是实话。”青冥道:“当初,为了学活这套流光剑法,师父我可是花了不下一个月的时间才把这条剑法的所有动作记下,并施展出来。”



“。。。。。”青山也知道还是什么都别说的好,免得打击了自己这个一向清高孤傲的师父,不过青山还是很快找出了其他的话题:“对了这么晚,师父还不歇息,怎么会来到这里。”



“睡不着,就在院子散散步,听到你这边有响动,所以就过来看看,没想到正好碰上你在练剑。”青冥道。



“可惜,终究还是差了一点。”青山颇为遗憾道:“师姐的无影无踪,弟子始终是无法学会的。”



“你也不用太过泄气,这本来就不是现在的你所能学会的招数。”青冥道:“无影无踪的施展必须配合,千峰战甲和千峰大剑,并配以,历代宗主才能修炼的,斗气心法才能办到,而你只凭身体的力量能达到这个地步,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青山也只好泄气地点点头,不过却是有些好奇道:“师姐的无影无踪,是在体术忽然暴增了一倍的前提下才能施展出来的,可是师姐到底是如何办到的,居然能在短短的一瞬间让速度和提速提升得那么离谱,难道真是因为装备和斗气功法的关系。”



“不错。” 青冥道:“千峰战甲 千峰大剑 再加上历代宗主才能修炼的秘籍,流光掠影,这三样加在一起就能让人的体术成倍暴增,这也是我神峰剑宗之所以能以速度称雄天下的最大奥秘所在,只可惜你并非宗主的继任者,所以师父不能传你流光掠影的绝技,而且千峰战甲和千峰大剑,也不能一并传你。”



“呵呵,弟子明白的。”青山不好意思道:“能有现在这成就,弟子已经很知足了。”不过青山很快又想起了什么:“刚才弟子练的那流光剑法,和掠影身法,应该不算触犯门规吧。”



老实说被青冥两次带到自己偷练本门绝学,青山多少还是有些心虚。



“这个师傅也不知道该怎么算了,按理说,流光剑法和流光身法只又宗主或者宗主继任者才能修炼,其他人若敢背地里修炼,非得治他个偷师重罪不可,可是你的情况却是很特殊,毕竟你只是看了一遍就记下了。”青冥神色有些复杂:“不过这套剑法,以后最好不要使用,免得引起同门之间的相互猜忌。”



“师傅教训的是,弟子明白了。”青山连忙道。



青冥淡然一笑随即道:“其实,你师姐的流光掠影,无影无踪固然神奇,可是在师傅看来,你的幻影分身却也丝毫不逊,甚至更胜一筹,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呵呵,说的夜是。”青山有些自嘲道。



青冥道:“师傅也对你那幻影分身非常好奇呢。”



青山有些好奇地望着青冥并暗自琢磨,这师傅该不会是和神无打的一个主意,想看穿自己的幻影分身吧,或者说师傅也想和自己一样打的偷师的主意把。



似乎看穿了青山的心思,青冥难得露出一副尴尬的神色有些挪揄:“怎么,就只只准你好奇,琢磨别人的招数,就不准师傅看一眼你的绝招。”



“呵呵,那倒不是。”青山连忙道:“不过我这幻影分身可不是什么剑法招数,就算被看穿了也无法学会的。”



“废话少说。”青冥没好其道:“我就不信,以我的眼光还看不穿你的小子的把戏。”



“嘿嘿,既然师傅说了,那弟子就献丑了。”青山也知道,以师傅的心高气傲自己越说,她就越好奇了。



索性毫无保留,让她看个明白。



青冥也是凝神戒备,身体的感官和意识也被青冥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可是眼前的青山根本没有丝毫的奇异之处,只是静静站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两手空空如也,甚至连佩剑都没拔出。



“看仔细了。”



青山依然一动不动,可是在他话音刚落的同时。



却见他的身上忽然爆开了一道奇异的光芒。



无数道幻影,仿佛幽灵一般凭空出现。



随后又瞬间消失无踪。



这期间也不过是短短的两秒钟,可是原本还在自己身前的青山却在幻影消失之后,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而从头到尾,青冥楞是没看穿这其中到底又什么奥秘。



“你这是。。。。”这一刻,哪怕是一向自负,见多识广的青冥也不由当场愣住了:“怎么办到的。”



“师傅可否看清了。”青山道。



“。。。。。。。。”青冥有些挫败地摇摇头,随即叹道:“不过师傅倒是可以肯定,你这根本就不属于任何,斗气,剑法,身法的招数。”



“不错,这并不是身法,和剑法,斗气一类的招数。”青山道。



“看来和你的远程探测能力还有夜视的能力一样这应该也是你们华夏一族所特有的移植技能吧。”很显然青冥想起了此前青山曾和她说过的那种特殊的移植能力。



“是的。”青山道:“在我们那里,这些算不上是什么很高明的招数,只要是从军入伍的战士都能移植这种特殊的能力,不过这种能力也只有接受移植才能拥有,所以。。。。”



青冥有些不好意思道:“看来就算是想学,也学不会的了。”说到这里青冥倒似松了口气。



“原本还担心你在白天遇上,奈依会吃大亏,不过现在开来师傅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说到这里青冥接着道:“幻影分身的神奇之处,为师已经见识过了,不过为师还想见识一下你的夜战能力。”



“夜战能力。”青山有些愕然,不过很快就回味过来:“师傅想和弟子打一场。”



“恩。”青冥道:“相信你也需要一个剑圣,作为夜战的练习的对手吧。”



“弟子明白。”青山现在才想通,看来师傅绝不是仅仅睡不着出来散步那么简单。



很显然她也在为自己担心,所以才想在开赛前做自己的陪练好让自己尽快适应在黑夜之中以剑圣一级的高手对战。



这或许才是她出现在这里的真正目的。



想到这里,青山不禁有些感动。



世上只有妈妈好,又妈的孩子是块宝。



不过自己这个师傅也不赖嘛!



“有劳师傅了。”青山道。



青冥微微点头,随手拔出青色的佩剑,只随手轻轻一挥。



擂台四周的火把便被一阵强劲的风刃,当场扑灭。









此刻正值月末,再加上云黑风高,这火把已灭,擂台四周便是一片黝黑。



可谓身手不见五指。



不过这些对青山的影像不大。



青山的夜视系统是感光自动调节。



所以无论出于何种状态下,他的视觉始终是清晰明了。



就算周围的光线忽然消失,也是如此。



可是对于青冥而言情况却是大不相同。



虽然身为剑圣,青冥已经习惯了各种环境之下的作战。然而面对着一片漆黑的夜色,她多少还是受了影响。



现在的她根本就看不见周围的环境状况,只能凭借着过人的感知和直觉来判断周围的情况。



“来吧。”青冥道。



“是。”



夜视模式下。



青山能清楚地看见师父的一举一动。



此刻的青冥依然静立不动可是从她身上却散发出了一种沉稳的气息。



整个擂台仿佛被一道无形的阴影所覆盖着。



青山不敢掉以轻心。



放轻了步法,小心地围着师父开始转着圈圈试图找出她的破绽加以利用。



可是还没等他发动攻击。



青冥便仿佛看见了他一般。青色大剑,华光忽现,闪耀生辉吐出七尺左右的青色剑芒,飞快地左右一抖,化出一道青色半月型光幕。



风一般卷向了青山!腰腹部位。



这是半月剑气!



而且强度高的惊人,要是被扫中非得当场轰成碎片不可。



显然这回师父已经用出了真功夫,不象上次只以单纯的破空斩和自己的对招。



剑气攻击是要比破空斩的速度慢上一些。



可是青冥这次射出的半月剑气,面积却是大得惊人。



只一扫,大片擂台便被她给笼罩其中。



此时的青山再也无法保持好整以暇的轻松姿态。



飞快地运起神风步法。



凌空跃起,足有两米多高。



嗖!那面积惊人半月剑气几乎是贴着青山脚底板,飞掠而过。



好险,就差一点。



不过现在的青山可不顾上庆幸什么。



在凌空跃的同时,便冲到了青冥的头顶上方。



随后双手握剑,以轩辕七绝重剑劈砍的手法。



毫无迟滞地向青冥连续攻出了八剑,这八剑势大力沉,迅捷如电,猛如轰雷霹雳,直刺横劈。



几乎是在一瞬间便罩住了青冥头部,胸部的上路要害。



可是黑夜之中的青冥却仿佛能清楚地看到青山所有的招数一般。



青色的望舒长剑,飞舞流转,瞬间幻化出一道青色亮丽的光盾迎向半空。



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



却是青冥以单手握剑,居然硬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不可思议地档下青山势大力沉的八剑狂攻,不但是档下了,而且还是半步不退。



甚至在最后一剑撞击的瞬间突然一个发力,居然把青山硬生生地再度震得飞了起来。



好惊人的反应。



居然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还能发动如此犀利的反击。



而且单手握剑的居然还能把双手握剑凌空劈砍的自己一剑震飞。



这恐怖的力道简直是匪夷所思。



不过青山虽然吃惊却并不意外。



这家伙在虚拟世界之中可没少和师傅干过架,所以他的应变也是极为老到。



知道就算以轩辕七绝的重剑劈砍手法在师傅身上也很占到什么便宜。



连忙一个借力用力。



顺着那股强劲的反震力。身子宛如飞天神鹤,扶摇直上。



随后却以高空垂直飞落,长剑从上而下,又是八剑,势大力沉的重剑劈砍。



宛如疾风暴雨般罩向青冥头顶。





青冥连头也来不及抬起来,望舒剑上扬,凭着惊世骇俗的听风辨形功夫,剑挽平花,自下而上连接青山的又一轮八剑狂攻。



  双剑相击之音,宛如油中爆豆,间隔奇短,连绵不绝,若是远处听来,就好似一声悠长的剑鸣。最后一剑之时,双剑再次相击,金铁交鸣之声宛如霹雳,震得人耳膜发胀,好不难受。

  

  而青山更是被这最后一剑震得身不由己侧飞而出,以一个灵巧的空心跟头翻到了青冥身后。

  

  这一切也不过是电光火石的刹那间。

  

  青冥便仿佛能看到青山的身影,居然头也不回,反手一剑,一道青芒宛如长了眼睛,直飞青山胸口而来。

  

  然而她快,青山更快。

  

  只是一个巧妙的侧步移位,便巧妙的闪开了这道突如其来的青芒。

  

  而在闪开的同时,青山便如风一般逼近。

  

  黑色大剑,风驰电掣地再次狂攻上前。

  

  这次的青山是脚落实地,再加上又是双手运剑,力道比起刚才更是大大增强。

  

  而此刻的青山再领教到了青冥单手握剑的恐怖怪力之后便再也不敢小巧师傅的力量

  

  这一次的攻势更加凌厉狂猛,他双臂力贯剑背,同时凭借着身法,步法的移动在劈砍之中完全借助的全身的协调力量,可以说是把轩辕七绝的重剑劈砍的力量型攻击发挥到了极致。

  

  那强劲的力量和惊人的劈砍速度,甚至让轩辕重剑发出一阵震颤,沙哑低沉的剑鸣之声。

 

  这恐怖的剑鸣掩饰住了长剑破空的声音,令他手中的剑招不但迅捷如电,而且无迹可循。

  

  这正是轩辕七绝发挥到了极致之后,因为和空气的剧烈摩擦所产生的特殊的声波震荡。

  

  便仿佛在这黑夜之中忽然钻出了无数恶鬼怨灵一般。

  

  这出人预料的变故让青冥再也无法镇定自若地用听风辨形的功夫。

  

  不过青冥就是青冥,身为剑圣,其搏杀经验之丰富,哪怕是比起在虚拟世界,混了许久的青山也是不遑多让。

  

  在无法判断青山的攻击方位之后。

  

  她丝毫不见慌乱。

  

  依然是单手握剑,青色望舒剑宛如洛水神女的潇湘长袖,随手挥洒漫天清辉,居然在一瞬间,扫出了几道环绕周身的龙形剑气。

  

  这几道龙形剑气,上下飞舞,环绕四方,居然硬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狠狠地撞在了青山全力攻出的八剑之上。

  

  又是一阵平平碰碰的撞击轰鸣。

  

  不过和前两次相比却是有所不同。

  

  这一次两剑的撞击,使得漫天剑光忽然仿佛炸开了一般爆出青黑相间艳丽到了极点的光焰,令黝黑的夜空也在一瞬间闪出了一篇璀璨亮丽的光影。

  

  而这片光影也在一瞬间照出了青山那飘忽不定的身影。

  

  嗖!

  

  青冥的望舒剑闪电一般瞬间刺向了那突然闪现的身影。

  

  然而那道身影也在光影闪现青冥长剑突刺的瞬间忽然飘远。

  

  在光亮消失的同时。

  

  青冥刺出的长剑也忽地落空。

  

  而青山的身影又一次遁入茫然的黑暗之中。

  

  “好小子,躲得还挺快的。”青冥道。

  

  开玩笑,躲得不快我还有命吗。

  

  黑暗之中的青山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只是死死地盯着青冥。

  

  刚才那一剑,只差了一点点,就要了青山的小命,他能不怕吗。

 

  黑夜又一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静之中。

 

  躲在暗处的青山,竭力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好恢复更多的体力。

 

  刚才的一番攻防虽然前前后后,青山只攻出了二十四剑。

 

  可是哪二十四剑几乎是每一剑都让青山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体力的消耗也是极为迅速。

 

  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

 

  如果不是这样,他根本就不可能的攻破青冥的防御。

 

  而另一边,睁眼如盲的青冥也不着急,只是静静仗剑而立,同时微微侧耳倾听,试图找出青山的位置。

 

  奈何这回的青山算是学乖了。

 

  竭力屏蔽了自己的气息。

 

  这使得青冥根本无法探测到他的方位所在。

 

  一时间似乎谁也奈何不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