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027知己知彼
章节列表
027知己知彼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027知己知彼
  千雨微微晃了晃脑袋让自己逐渐眩晕的脑袋变得清醒了许多。随后神色肃然走出了牢笼,而那个被称之为老三的护卫则依然呆呆地提着长剑站着。
  “跟我来吧,灵魂的奴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千雨大祭司依然提着项链,缓缓道。
  “主人。”老三木然地应和着。
  千雨终于收回了灵魂项链,随后走出了这个房间。
  而那老三则呆呆地跟着千雨。
  出了牢笼,千雨发现隔壁居然是囚禁着龙七 和无双 云霞等人人的囚房。
  几号人就这么被关在了一件小屋子里显得拥挤不堪。
  “祭司,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龙七禁不住有些惊讶地问道。
  “出去再说。”千雨祭司对着身后的老三道:“把牢门劈开再把他们身上的铁索打开。”
  “。。。。。。。”老三并未回答,而是一剑劈断了木门的栅栏,随后又用大剑斩断了龙七诸人的脚铐 手铐。
  这诡异的一幕让龙七诸人简直不敢相信。
  可是千雨却担心地发现:“龙舒和龙怡呢。”
  “大小姐和二小姐都被他们带走了。”龙七咬牙切齿:“那帮混蛋要是敢乱来,我绝不会放过他们。”
  “该死。”千雨祭司此刻才注意到,不但龙舒是连龙怡就也没在地牢里。
  “这混蛋,我绝劳不了他。”哪怕是涵养极好的千雨此刻也是脸色发青。想到姐妹两个现在才处境,千雨和龙七诸人跟是心急如焚。
  两个女孩都是世间罕见的绝色,天下间恐怕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对他们动心,如果这群人垂涎美色,那后果价值就不敢想象。
  无论如何这样的事情绝不能让他发生。
  “听着,我们一定要把她们救出来。”千雨道:“现在听我计划。”
  “大家准备开始行动。”白蛟道,和神川同时吩咐道。
  夜凉如水。黝黑的夜幕之中,一道模糊的身影幽灵一般,飘向宅子的墙角。正是青山和神川。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对于宅子内的情况青山并不太清楚,所以当务之急便是抓到一个活口。
  对于青山和神川而言这根本算不了什么。青山轻巧地翻过了院墙,便小心地趴伏砸趴伏砸墙角下,开始物色的下手的目标。
  “老七,我去方便一下。”
  “真是的,一个晚上要方便多少回,你该不会是肾虚了吧。”
  “你才虚了呢。”名叫老七的守卫骂骂咧咧地,拐进了墙角。
  然而还没等他掏出家伙。
  便觉眼前黑影一身,随后脑门上重重地挨了一下。
  “我靠,是闷棍,谁这么缺德。”失去意识之前,这是老七最后所能想到。
  回到潜伏的林子里也不过是二十分钟之后。
  “青山少侠速度还真不慢啊。”白蛟轻笑道。
  “看来这事你没少干过啊。”神川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运气而已。”把那老七丢死猪一样,丢在了地上:“接下来看你的了。”青山对神川道。
  “碰。”剧痛使得昏迷之中的老七醒了过来。
  可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双冰冷的眼睛。而在他周围还有数量不少于六百多人的精壮战士。
  “你。你们。”老七大惊失色,现在的情况,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问,你答。”对于行刑逼供神川可谓是行家里手了:“敢耍花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老七面如死灰,可是也知道现在反抗绝对是自找死路。
  十分钟后。对手的情报已经被完全掌握。同样也验证了青山的推断是完全正确的,龙蟠 龙舒 还哟无双等人都被他们给擒住了而且被关在了宅子里。
  “领头的叫兰持。”神川神色凝重:“我听说他是齐王手下首席黄金大剑师,是赤月剑宗的弟子实力深不可测,还有另外三个也是实力达到了三十级的高手,沙里飞 沙里汗 沙里荒。”
  “这三兄弟我听说过,都是无恶不作的狡诈之徒。”白蛟吃惊道:“你们居然惹上了这么麻烦的对手。”
  龙彪和龙猛有些不安,看来他们终究还是知道了对头的身份,原本龙彪和龙猛全力隐瞒就是不想让神川和白蛟知道,害怕他们畏惧齐王的权势而打退堂鼓。
  而看着龙彪和龙猛两人的表情,青山也看出了些苗头,不由微微暗怒,这两人也太不够坦白了。
  这也使得青山对神川和白蛟有些愧疚:“原来这次劫走无双他们的居然是齐王的人。”说到这里青山望向了神川和白蛟:“抱歉,我也是才刚刚知道,白蛟城主身居官场,神川长老是神峰剑宗人,都是家大业大,没必要为了我们和齐王对上还这次的营救,就不劳烦两位了。”
  青山的话让神川和白蛟都是微微一愣,其实在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之后,神川和白蛟倒没什么吃惊的。不过青山这番话却让两人觉得这年轻人不错,懂得为他人考虑。
  当然青山说得这么直白反而让他们觉得有些挂不下面子,一时间呆在了当场。
  “齐王虽然势大。”神川微微长叹道:“可我们神峰剑宗也未必怕了他们,事实上我们和齐王的关系并不融洽,而且我神峰剑宗原本就和赤月剑宗是死敌,所以就算得罪了齐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错我白蛟确实是身居官场,可我大哥白展在朝中原本和齐王就是死对头,早知道这次出手的是齐王的人我猜不会对他客气呢,这次不但帮了你们,也顺便能给齐王制造点小麻烦,何乐而不为。”
  青山不由一愣,没想到。事情的结果居然会是这样。
  龙彪和龙猛两个却是大喜过望。
  “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那个兰持。”神川道:“要知道他可是个黄金大剑师,就算有十个玄铁大剑师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啊。”
  “这次对敌只可智取,不可力敌啊。”白蛟也是一脸犯难。
  一时间场上静到了极点。
  而周围的人也都下意识地望向了青山。
  黄金大剑师有多强他并未领教过,可是神川有多强他却是清清楚楚,连十个神川都对付不了黄金大剑师,这等实力的差距已经不是靠想象能够弥补了的。
  可是真的就没有机会了吗。
  不一定会有的。
  青山下意识地望向了夜空。
  开启了夜视模式,哪怕是黑夜在青山道眼里也和白昼没什么两样。所以天上看见的只是一层层模糊乌黑的浮云而已。
  青山下意识紧紧地抓住了自己佩剑。可当他的握上轩辕重剑的剑柄的时候那黝黑的剑身却让青山眼前一亮。
  还真是习惯成自然而,自己有了蓝月的帮助能够在黑夜之中看清任何东西,可对方没有。哪怕的他力量再强在黑夜里也是瞎子一个。
  夜战。对。自己的优势就是夜战。有了蓝月的夜视系统的帮助,在黑夜之中自己根本无所畏惧。
  更何况自己的攻击方式和这个大陆的人完全不同,纯粹的靠得身体肌肉和骨骼力量。
  就算对手身为黄金大剑师,感应能力再抢也不可能通过斗气的波动来分辨自己的方位。
  在那样的情况下自己根本就稳立于不败之地啊。
  青山强忍着内心的狂喜:“那个黄金大剑师交给我来对付。你们只要找到被关押的其他人就可以了。”
  “什么。”神川和白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不要逞强。”白蛟道:“黄金大剑师有多强你应该很清楚,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我当然清楚。”青山自信道:“不过我有绝对的把握。”
  “绝对的把握。”神川一脸阴晴不定:“这可不是开玩笑,一个不慎命都会送掉的。”
  青山傲然道:“不要说他一个黄金大剑师,就算是黄金剑圣也未必奈何得了我。”青山心理还暗自加了一句当然必须得在漆黑的晚上才行。
  “黄金剑圣。”所有人都呆住了,可是火光下青山那震惊从容的眼神却让人感觉到他那股无以伦比的自信和强大。
  他应该是真有办法。
  不知为何,无论是神川还是白蛟都不认为青山是在说谎,是在是因为此前他给众人的震撼实在太多。
  没有任何的根据和便能清晰地判断出,龙蟠的所在位置,而且还能带着大家准确地找到了这里。
  再一次,神川想起了此前那股曾经让自己为之心惊惊胆颤气势。
  直觉告诉他,这个年轻人胆大包天,担却绝不是什么有勇无谋,鲁莽行事的人。
  或许他真有这样的手段也说不定。
  “不过要救出我们人,这计划还得临时改变一下。”青山道。
  “怎么变。”说到计划,龙彪和龙猛两人对青山可是很有信心,总觉得他的脑袋瓜比其他人好用,似乎什么难题也难不倒他。
  “都过来。”青山在地上画起了战略地图,开始了自己的战略讲解。
  这是一个很简答古朴的大厅,显示着原来的主人并不崇尚什么奢华又或者出身并不算高。
  周围只有几幅简单的壁画。不过在连日的旅途中能找到这么个落脚点就已经很不错了。
  四个雄壮的汉子大马金刀,端坐中堂,周围还有四个神色冷峻的黑甲女战士。此刻则是吃惊地打量着龙舒
  龙舒的面纱已被摘除,她并不想这样,只可惜她已身不由己,也便只好让自己的绝世姿容暴露在别人眼中。
  四周传来一阵惊叹,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来。
  “果然是人间少见的绝色。”一个冰冷而不含丝毫感情的声音似乎自虚无中透出,显得阴森,冰冷,却又蕴含着无法掩饰的欲望和,欣喜。
  声音的主人是个身形高瘦的汉子。鹰眼勾鼻面色苍白,声色冷峻,混身上下充噬着一股冰冷的气息,让整个石室也仿佛变成了一个阴冷的冰窖一般。一看便知是个心狠手辣,杀伐决断的狠角色。
  对于这人,龙舒绝不会陌生,因为这人正是三天前的晚上对她们进行袭击之人,是那群杀手的首领,有着一手诡异高超的剑法,哪怕是十二个实力不俗的神剑禁卫在他手下也没能走出十招便被击败。
  在被抓住之后,这群人便没日没夜的赶路直到今天晚上才终于选中了这么个院落,进行修正。
  或许他们也是想趁着这难得的空闲和自己好好谈谈吧。
  从这三天的情况来看,这帮人似乎只想把自己给抓住并带到某处。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把我抓来所为何事?”身临绝境反而让龙舒变得镇定从容,丝毫不见慌乱。
  “龙大小姐不用担心,我们只想请您到与我们合作,仅次而已。”那神色冰冷的汉子,依然面无表情,而那苍白的面容也显得非常僵硬,就象一个从棺材里蹦出的僵尸一般。
  在他的身边还有三个汉子,显然是三兄弟,都是身材雄壮,粗眉大眼,满脸横肉,脑袋光光,这造型十足十的就是三个大恶人,让人一看便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正是此前曾经在江上拦截过自己等人的那伙贼人。
  “说出你们的身份和来历?”龙舒沉声道。
  “在下沙里飞。”其中一个光头自我介绍道:“日出城齐王坐下银剑统领,这两位的我兄弟,沙里汗 沙里荒。”
  “我叫兰持。”那脸色苍白的汉子道:“乃日出城齐王坐下金剑统领。”
  “日出城?”龙舒吃了一惊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许多:“你们果然是齐王的人。”
  “不错。”兰持道“事出无奈,我们只好用这样的方法将您请来。齐王殿下想见您一面,所以我们才带着您一起前往日出城。”
  “。。。。。。”龙舒心里直发冷,她自然知道齐王是什么人,而他坐下的沙里飞和沙里汗 沙里荒她同样也听说过,这三人都是残忍好杀的极恶之徒。
  而这兰持更是整个帝国,出了名的狠人,落在他手里,连死都会成为一种奢望。
  “不用白费心机了?”龙舒强忍着心中的惊骇,冷冷道:“就算见到了他,我也不会为他所用,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兰持依然是那副冰冷深沉的表情:“这点我们并不担心,相信见着了齐王殿下之后您会改变主意的。”
  “不可能?”龙舒斩钉截铁。
  兰持平静道:“这事以后自由分晓。今天只是和您先打个招呼,让你早有思想准备”
  “。。。。。。”龙舒不再说话,其实她也清楚,现在落在了这群人的手里,已经由不得她了,可是她还有着最后的坚持底线,如果因为自己的行为而给整个家族带来灾难的话,她宁愿选择自尽。
  虽然她现在全身受制,可如果狠下心来,鱼死网破的话,龙舒有至少不下三种以上的方法可以是在瞬间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个女人看似温柔如水,可是骨子里却是钢强无比,也正是看穿了她的性格,所以在出发之前,齐王便一再交代,绝不可把她逼急了。
  所以这群人哪怕是抓住了龙舒,也绝不敢对她轻举妄动。
  而那平静决绝的眼神落在了更让兰持肯定了当初齐王的叮咛嘱咐。不过对此齐王早有对策,也因此兰持丝毫没有慌乱:“一旦你选择自尽,你的手下,你的朋友,还有你那个可爱的妹妹都将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
  “在那之前他们会自行了断。”龙舒冷冷道:“如果苟且偷生的话,他们就不配是龙家的弟子,那么他们的生死,也就与我无关了。”
  “不愧是齐王所看重的龙大小姐。”那汉子显出一丝惊异的神色:“你说得很对,如果怕死,他们也不配成为龙家的弟子。”说到这里那汉子却一副镇定自信的模样:“不过你那可爱的妹妹现在连自尽的机会都没有了,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
  是人都会存在着弱点,而龙舒的弱点或许就是那个最让她看重的妹妹吧。
  “你。”龙舒难以置信,死死地盯着眼前这阴沉的汉子似乎想要把他的灵魂看个通透一般。
  “不信你大可试试。”兰持淡定道:“我兰持有不下一百种的酷刑和手段让你可爱的妹妹,生不如死。”说到这里兰持接着道:“这次的龙蛋护送出了岔子,只凭这条齐王殿下便有足够的理由和将你龙家炒家灭族,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失去了龙蛋之后,太子还会一心保你龙家的周全吗。”
  龙舒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这些宫廷斗争的残酷,龙舒是最清楚不过的。所以他绝不会怀疑,兰持所说的话。
  “在他们眼里,你们龙家也不过是件工具而已。”兰持道:“好好想想吧。”
  龙舒面如寒霜,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汉子,似乎先想要把他的灵魂看个通透一般。
  “不打扰龙大小姐的休息了。”兰持接着道:“来人,送龙大小姐返回厢房。”
  “是。”
  不一会门外走进四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女兵将龙舒给带走了。
  “还有五天的路程就能到达北非了。”沙里飞道:“到时候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吧。”
  “这次的事情,你们办得很好。”兰持道:“龙舒和千雨都被完好无损地擒住了,会去之后必是大功一件。”
  “哪里,这一切多亏亏了大统领调度有方。”沙里飞道:“我们不过是依计行事而已算不上什么大功。”
  “功劳是大家的。”兰持道:“放心吧,回到日出城,我会禀明齐王殿下为你们兄弟三个论功行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