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026跟踪信号
章节列表
026跟踪信号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026跟踪信号
  只是就算现在有了神峰剑宗和白沙城主的帮忙,可众人依然没有头绪想要追查也无从下手。
  龙彪和龙猛却是一脸茫然。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一件比一件匪夷所思。这让年轻龙家弟子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所以两人都下意识地望向了青山。
  对于这个来历神秘的年轻人龙彪和龙猛却是越来越好奇了。他们怎么也弄不明白,他是怎么和神川成了朋友。
  可以肯定此前青山和神峰剑宗根本没有任何瓜葛,甚至连神峰剑宗的名头都没有听说过。
  可是不到半天的功夫,青山居然和神峰剑宗的神川成了朋友。要说着神川清风大剑师的名头,龙猛和龙彪是绝不会陌生的。那可是大陆有数的顶尖高手。出道二十余年,干下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算得上是个成名已久的老前辈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如今却和青山成了忘年之交的好友,而且还是在打过了一场之后。从敌人变成了朋友。
  这事哪怕是他们亲眼所见也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发生在青山的身上,却似乎,没什么值得意外的。
  仔细想想,一路行来,青山已经帮助龙家化解了两次重大的危机。无论是那晚的夜战群盗,还是河道上,匪夷所思的火船之计都让人感觉这年轻人的有些高深莫测。
  虽然他们没见识过青山和神川的比斗,不过可以想象那一定是场非常难精彩的决斗。
  而青山的实力也绝不可能想他所说的那样只有二十级的修为。
  或许这便是不幸中的万幸吧。谁能想到当初一时兴起邀请他车位镖队的护卫居然在这时候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虽然没有什么根据,可是龙彪和龙猛却是直觉的相信,只要有他在,这次肯定也能化险为夷,所以两人都有些期待地望向了青山。
  “现在该怎么办。”龙彪道。
  “既然无法确定龙豪和蛟洛的生死,现在也只能现找到龙蟠了。”青山道:“只要找到了他,就可以找到被劫走的其他人。”
  “找到龙蟠。”龙彪有些吃惊更多的却是疑惑:“怎么找。”
  “现在的我们可是没有任何的线索和头绪啊。”龙猛道。
  线索。线索。难道真的没有任何线索吗。青山不由皱紧了眉头。很快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由两眼一亮。
  “你们没有。”青山自信道:“可我有。”
  “你。你能找到龙蟠。”龙彪和龙猛难以置信地打量着青山。
  而一旁的神川也是极为好奇,不知道这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手段。
  青山微微一笑:“你们只管跟着我就是了。”
  其实说起来也真的很巧。
  当初是为了给龙蟠治疗手臂的伤势而特意给他戴上的。
  是的,在后现代那个急救护腕是专门用来救治骨折之类的创伤,而那天晚上,龙蟠正是因为手腕受了重伤才被青山带上了这个急救护腕,可没想那个护腕此刻却成了,青山追踪龙蟠的线索。
  蓝月,启动卫星的追踪信号。搜索急救信号。
  武装卫星 启动急救信号搜索频率。
  SOS急救信号频率锁定,坐标东经XX.XX北纬XX.XX锁定目标。
  目标自动编号为OO1
  001当前处于移动状态。
  启动通讯模式,启动环境感应模式。
  与此同时,青山的脑海里显出了副清晰的三维画面那正是和视觉神经 听觉神经项链的生物电脑,意识投放。
  可以让青山在脑海里生成信号影响,而这组画面和声音就是目标所在的环境状况。而且因为装配了摄像头使得青山甚至能看清
  耳朵里只听到一阵平缓的呼吸声,这应该是龙蟠的呼吸声,青山暗自分析着,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声响。
  然而环境模式的感应下,却清晰地显出三百多个奇异的光点,那代表在龙蟠的周围至少有三百多人。
  原来龙蟠真的还活着,青山不由暗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果然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这一刻青山再次涌起了强烈的自信。
  根据坐标的判断此刻001位于青山等人坐在的正北方向约二百里处。而且正以每小时五十公里的速度快速移动着。
  “神川长老。”青山道:“在我们正北方向的两百里处是什么地方。”
  “正被方向的两百处。”神川不由微微一愣不过还是很快为青山解释道:“那应该是松竹山一带。”说到这里,神川下意识道:“难道你认为他们在那个方向。”
  “是的。”青山道:“具体情况我暂时无法跟你们解释,总之我知道,龙蟠就在那里,而且正以每小时五十公里的速度快速移动。”
  “那应该是通往北非的方向。”说到这里神川不由好奇道:“难道说你确定他们在那里不成。”
  “是的。”青山道:“我敢肯定。”
  “。。。。。。。”龙彪和龙猛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们很难想象青山到底是凭的什么如此肯定龙蟠的行踪可是看着青山那自信的模样又不像是装的。
  “一定是了。”龙彪惊呼道。
  龙猛也瞬间醒悟过来,北非正好处于齐王控制的领地也是距离白蛟城最近的属于齐王的领地,如果说这次追杀的人马真的是齐王所派出的,那么他追有可能的便是取道北非回到日出之城,当然这些龙彪和龙猛是绝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他们也害怕,神川和白蛟在得知了这次的对头是齐王之后会撒手不管。
  “既然如此,我们还等什么。”青山道:“现在就去那里看个究竟。”
  “恩。”龙彪也是连连点头。
  “虽然有了大概的方位。”青山道:“不过具体方位还不能确定,白蛟城主是否能助我们一臂之力,出动军队,协助我们呢。”
  “只要有了大概的方位。”白蛟道:“自然没什么问题,不过一旦进入北非地界我就没办法了。”
  “北非距离白蛟两千多里。”神川道:“如果对方以时速五十公里的速度快速移动的话,应该是骑马走的管道。”
  “那就算我们知道了也很难追得上他们啊。”青山不由一阵头疼。
  “看来只好出动,轻骑兵了。”白蛟道:“轻骑兵的速度是最快的时速可达七十里,如果日夜不停的追击应该能追得上他们。”
  “如此有劳白蛟城主了。”青山感激道。
  “青山少侠客气了。”白蛟城主连忙还礼。
  这恭敬的架势更是让龙彪和龙猛两个看得两眼**。这青山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青山里也是暗喜,原本,就算有了消息,龙蟠那方有三十多人,而且青山也不敢肯定对方的实力如何情况非常棘手,不过这回不但有了神峰剑宗的帮助而且还有,白沙城主出动军队的协助。
  这次营救胜算很大。
  北冥小城,以北五十里处有一大山,因为盛产轻松和青竹故而得名——松竹林。
  此刻快天色已晚,茂密的山林内,不时显出阵阵朦胧诡异的身影,这些都是夜间活动的各类魔兽。
  而在这群山之间有条小径。延绵穿梭便如一条穿行于草丛之间的小蛇一般,若隐若现。
  显然这是一条由山间野兽常年践踏而形成的一条天然小径。
  青山把生物雷达,开到了最大的搜索模式。这使得他能够轻易发现,五百米内的风吹草动,如果有人的话是瞒不过他的。
  在猛犸森林,正是凭借着生物雷达的帮助使得青山一次又一次地躲过了可怕的危机。
  而此刻的青山便如一条敏捷的豹子,轻巧地穿梭在丛林之间,他的速度很快,却绝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
  这使得跟在他身后的神川和龙彪 白蛟等人暗自心惊。
  哪怕是最优秀的猎人,也不可能有他这种灵巧敏捷丛林穿行的身法。而且更让他们感觉奇怪的是青山根本没有停下来探查和分析,而是沿着一个特定的方向,快速前进,似乎很肯定目标的存在。
  最让他们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在夜间的青山似乎能看见周围所有的情况,他挑选的小路虽然崎岖复杂,却总是能够带着大家毫无阻碍地穿行过去。
  一路上虽然经常遇上一些小兽可是青山这队人马少说也有,六百多人而且都是精装勇猛的战士,所以这些魔兽根本据不敢靠近他们,远远的看见了他们也都会识相地避开。
  终于一路急行的青山听了下来。并扬起了手,示意众人停下。
  经过连续不停的三天三夜的追击,青山终于肯定已经成功地追上了对方,因为脑海里的信号,显示龙蟠就在前方大约千米开外。
  并且已经停止了移动。
  考虑到现在的天色已经很晚了,所以对方应该是在安营扎寨。
  为了不打草惊蛇,青山等人决定,抄小路靠近目标。
  而此刻终于迎来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就在前面五百米左右的地方。”青山指着密林深处的某个方位小声道:“注意隐蔽,我们悄悄地靠过去。”
  “五百百米处。”龙彪不由脸色微变:“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但是龙彪其他人也是一个个难以置信。
  要知道这一路行来,哪怕神川和白蛟城主暗中留意可还是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可是青山直扑目标之后,居然还能准确地说出对方的人数
  “这些以后再告诉你们。”青山接着道:“总之相信我没错。”
  众人已经被青山这匪夷所思的话语给镇住了,可是看他说得那么肯定又使得他们很难怀疑。
  “这次的营救一定要注意隐蔽不能打草惊蛇,否则的话千雨和无双 龙舒他们看就有危险了。”
  “恩。”神川和白蛟都是暗暗点头。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兵分两组组第一祖由我和神川长老设法混入,内部确定无双和龙舒他们的位置,白蛟城主的军队和神峰剑宗的弟子们组成突击主力之后等待我们的信号,一举杀入,救出人质。”
  这套战术是反恐演习之中典型的人质营救作战计划,此刻不过是被青山照搬照套而已。
  当然这也是有了白蛟城主二十名精锐战将还有神峰剑宗二十名精英弟子再加上,神川和白蛟这两个顶尖高手坐镇,青山才显得这吗真定自若。
  无论是情报 军力 自己一方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更重要的是青山肯定对方对自己等人的到来一无所知。这要是再不成功过可就真的没有天理了。
  可是在神川和白蛟看来这却是非常周密老练的战术。
  看他一副胸有成竹,自信从容的模样,似乎没少干过这样的伙计。这使得众人对他的来历又一次多出了一种高深莫测的猜测。
  一行四十五人,小心地向前摸进。
  很快,他们终于看见了前方露出了一个大宅院,宅院的外围则是皮甲带刀的护卫在往来巡逻。
  看起来就和一般的有钱人家没什么两样
  神川和白蛟等人更是脸色大变,因为经验老道的他们只看一眼便能分辨出这些守卫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虽然不知道这帮人马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肯定,对方来头不小。
  而还有一点,而院落之内那几辆马车和无数只打着响鼻的战马也清晰地表明这群人应该是长途跋涉,并感到了这里作为临时的落脚点。
  可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居然也能选中这么一个易守难攻的高墙大院,可见对手的准备是何等充分。
  想要悄然进去救出龙舒等人,难度可谓不小。
  “龙蟠就在里面。”青山非常肯定道。
  “龙蟠在的话那么千雨和大小姐他们也肯定在。”龙猛沉声道:“这群人就是袭击了他们的那帮人。”
  “终于追上了,这次一定要救出大小姐他们。”龙彪牢牢地握紧了拳头。
  这是一个很简陋的牢笼。普通的民居只是加固了门板和窗户就变成了一个简单的牢笼。
  对于一般的强者而言这个牢笼算不了什么甚至不能承受一个十级战士的全力一击。
  可是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雨这却是个无法突破的屏障。
  而且这样的牢笼还不止一个,而是足有四个。
  被抓来的也绝不止自己一人至少,千雨确定龙舒和龙怡也被抓来。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怎么也没想到,从头到尾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算得死死的。
  只是身负使命的千雨并不愿意就此放弃。所以他在等待着适合适合的机会。哪怕是只有一丝机会,千雨也绝不会放弃。
  夜色正浓,牢房之中极为阴暗,千雨的耳朵中隐隐听到隔邻的地牢中发出的咒骂之声,这是守卫着牢房的守卫。
  千雨身份特殊,地位尊贵,所以 他被隔绝开来,并没有和龙七 燕老大等人被关在一起。
  想必龙舒也应该和自己一样吧。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可是千雨首先肯定自己不会有危险,至少暂时不会。而这也是他目前唯一可以利用的。
  等待了许久,千雨终于决定今天晚上冒险一搏。
  因为连续不停三天三夜的赶路已经让这群神秘的强盗疲惫不堪,所以他们今天才选择了这里作为落脚点进行休整,一旦错过了今天晚上可就再也没有更好的机会了。
  所以千雨决定冒险一搏。
  低沉的脚步齐缓缓传来。千雨知道那应该是守卫到了换班的时间。这就是千雨等待的机会。
  每一次换班,接班的守卫都会来到牢房的门口确定囚犯的状况,这也是千雨唯一可供利用的机会了。
  果然交班之后,便有一名守卫来到了牢房的门口。
  “这位兄弟。”千雨祭司似乎有些虚弱:“能给我弄碗水来吗和清热解毒的药剂吗。”
  千雨怪异的举动引起了守卫的注意。
  “这个?”那守卫迟疑道:“我去禀告统领。”
  “啊,等等。”千雨大祭司似乎大为着急连忙道:“只要给我一碗水,一副药剂就行,不用惊动你们的统领。”千雨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摸出了一跳样式古朴的项链道:“这只是小事,办成了这条灵魂项链,就是你的了。”
  那守卫只觉眼前一亮,显然是对这种样式古朴的项链很感兴趣下意识地走到了牢房的栅栏加固的木门前。
  “这灵魂项链可是难得的好宝贝?”千雨的话语充满了不舍和无奈。
  “这怎么行。”守卫虽然两眼放光可还是犹豫地摇摇头:“您是身份尊贵的国师,我可不敢要您的东西。”
  “没事,这是我送你的。”千雨道:“这可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贵为国师,拿的出手的肯定不是一般的货色。”守卫喃喃自语,两眼放光死死地盯着这古朴的项链。
  小指般粗的黑色链条也不知道是到底是用的什么打造的。
  而那个巴掌大小的链坠子比起一般的项链坠子显然要大了很多,圆圆的,上面刻满了古朴的纹路,而在坠子的中间则是一个褐色的宝石。
  看起来就想是一只奇异的魔眼,散发着诡异的幽光,甚至让人有种灵魂被吸入其中的感觉。
  “你看,这条项链是不是很漂亮。”千雨大祭司的声音显得一样柔和似乎充满了一种令人心平气和的神奇魔力。
  “确实很美。”守卫喃喃自语。
  “当然,他叫灵魂项链。”千雨大祭司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柔和,而那股神奇的魔力也变得更加清晰和浓郁。
  “灵魂项链。”守卫放光的两眼逐渐变得迷离,可却还是死死地盯着那只奇异的魔眼。
  “是不是很想得到他。”千雨的声音充满了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和引导。
  “对,我很想得到。”守卫迷离的眼神变得更加的模糊似乎被蒙上了一层奇异的魔雾一般。
  “想要得到他并不难。”千雨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具有诱惑力。
  “不难,不难。”守卫喃喃自语,原本迷离的眼神此刻更显得呆滞。
  “只要你打开,牢笼的木门。”千雨依然继续着那极具诱惑力的的引导:“拔出你的剑,把木门劈开。”
  “拔出剑,把木门劈开。”守卫呆呆地靠近,随后缓缓地拔出了背上的大剑。
  “对,把木门劈开。”千雨缓缓道。
  “把木门劈开。”守卫高举过头的大剑猛然一劈。
  碰。轰隆。一声闷响,木门粗大的门拴被狠狠地劈开了。
  然而这沉闷的声响却惊动了其他的护卫。
  最先走赶到的是大个子的光头护卫。
  “老三,你在干什么。”光头护卫大吃一惊。
  “杀了他。”千雨的声音冰冷消杀,而那阴沉的眼神便如一头邪恶的毒蛇盯上了一只青蛙一般。
  那光头护卫被千雨那诡异的模样给吓得楞了一下。
  随后他看见了一道雪亮的幽光。
  扑哧。光头甚至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便感觉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所有他看见了地面,那句无头的尸体,还有另外一个魔神一般的身影提着雪亮的长剑,木然地站着。
  “为什么,杀我。”光头怎么也想不明白:“我是你二哥啊。”
  可惜的是,他永远也听不到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