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025栽赃嫁祸
章节列表
025栽赃嫁祸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025栽赃嫁祸
  好个青山,哪怕是在失去平衡的情况下依然能起死回生,黑色的大剑,猛地插入身下青石地面,身形瞬间刹住同时飞起一脚。
  却是一招巧妙无比的死兔蹬鹰。踢向了神川的小腹。
  谁也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青山居然还能出招,而且弃剑不用改为出腿。
  这一腿诡异无比,因为角度的关系,使得青山的飞腿绝对可以在神川的大剑劈下之前,踢中神川的肚子。而以青山的天生神力哪怕是简单一脚也绝对是不可小觑的。
  不死也绝对是重伤的现场。
  神川只能半空一拧身。原本下劈的姿势顺势变成了一个巧妙的前空翻。掠过了青山的头顶,飞向了前方。
  青山的一脚自然是踢空了。
  可是神川的那一剑同样也没劈出。
  碰。两人几乎是同时落地。所不同的是,青山是背部着地,摔了个四脚朝天,而神川却是显得极为潇洒,两脚着地。
  可是这十招已经过了。
  “前辈,这是第十招了吧。”青山一个鲤鱼打挺便翻身站起。随后望向了神川。
  周围所有人也都是一凝重地望向神川,毕竟神川有言在先,十招之内不分胜负的话,就算平手收场,而神川也绝不为难青山。
  神川双目灼灼盯着青山,显得意犹未尽,不过还是沉声道:“这次的决斗算平手,你可以离开了。”
  “我真的可以走。”青山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一旁的二世祖脸色难看之极,却偏偏无可奈何。
  刚才的比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虽然二世祖修为平平,也没有什么过人的见识,可是他也能看得出来,连神川长老奈何不了青山就算再怎么不甘心现在又能如何。
  至于神山更是一脸的阴晴不定,他同样也被青山那匪夷所思的剑术给镇住了。
  要知道神川可是连自己最强绝招燕回闪都用出来了。可还是没能击败青山,可见青山的修为绝不在,神川之下。
  “我神川言出必行自然说话算话。”神川接着道:“不过我要告诉你,你的朋友不在我们这里,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显然是有人蓄意挑拨你们与神峰剑宗为敌,你好好想想吧。”
  “晚辈明白。”青山脸色微微一变,对于神川他不再抱有怀疑,而且仔细想想神川的话也很有道理。
  今晚的事情事事透着古怪可是青山还是抓不到任何的头绪。
  神川道:“你还是尽快去救你的朋友吧。”
  “多谢了。”青山接着道:“前辈能否大人大量把也放了我的两个朋友。”
  “把他的朋友带过来。”神川似乎很满意青山的态度,索性也不再为难他了。
  “是。”
  好一会之后,鼻青脸肿被捆得跟两个粽子一样的龙彪和龙猛被带了出来。而一起出现的还有二十名押解着龙彪和龙猛的神峰剑宗弟子。
  “青山。”当他们看见青山居然和神川齐肩并列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
  “松绑。”神川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猛愕然地盯着青山和周围的龙家弟子。
  “我们可能被骗了。”青山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抓走龙舒和无双他们的应该不是神峰剑宗的人。”
  “。。。。。。。。”龙猛不由愣住了,可是现在的他们还能说什么。
  可是龙彪的脸色却是在一瞬间难看到了极点:“我也觉得奇怪,神峰剑宗的怎么说也是名门剑宗 和我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不可能做出这等龌龊的事情。”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青山沉声道。
  “如果不是神峰剑宗。”龙彪道:“他们为什么要冒充神峰剑宗的人。”
  “你的意思是。”龙猛脸色大变:“糟了,他们的目标是千雨大法师。”
  “我们快回去。”龙猛急声道。
  “今晚多有得罪,来日定当登门谢罪。”青山虽然着急,可还是没忘了必要的礼数。
  “好说。”神川露出一丝赞叹的笑容:“你叫青山,很不错,希望以后能成为朋友。”
  “不用以后。”青山正色道:“在我的家乡有句古话,惜英雄,重英雄,也叫不打不相识。”
  “不打不相识。”神川两眼一亮,随后更是开怀大笑:“好一句不打不相识,好一句惜英雄重英雄。”神川似乎颇为快意:“就冲你这句话,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哈哈,如此晚辈高攀了。”青山也是开怀大笑。
  “不管你们是受谁挑拨,我都要感谢他。”神川笑道:“托他的福让我认识这位少年英雄。”
  青山和龙猛龙彪三人不由一愣。
  不过神川脸色却在瞬间变得凝重了许多:“当然就算这样我也绝不会放过他。”神川的话语之间充满了一股深沉的杀机:“既然敢栽赃嫁祸给我们,那就得有承受我神峰剑宗的怒火觉悟。”
  “前辈。”青山有些不明所以,只好呆呆地望着神川。
  “哈哈。”似乎很满意青山呆呆傻傻的表情,神川笑道:“年轻人,你很对我胃口,既然是朋友了,我自然得帮你一把,另外也为神峰剑宗讨个公道你说是不。”
  “前辈的意思是要帮我们。”青山两眼一亮,不由喜出望外道。
  “哈哈,不错。”神川豪气道:“即是帮了你,也为我神峰剑宗出口恶气,否则以后谁都找我神峰剑宗栽赃嫁祸,那我们岂不是要忙死,连觉都不用睡了。”
  “惭愧。”青山不由尴尬道。
  而龙猛和龙彪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才一眨眼的功夫,敌人就变成了朋友。
  这世道变得也未免太快了吧。
  “晚辈先谢过前辈。”青山大喜道。
  “神佩带上一队鹰组的弟子跟我来。”神川沉声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宵小居然把主意打到我神峰剑宗的头上。”
  “是。”人群里立刻站出一人,正是此前被和青山交过手的一人,而在他身后一字排开足有二十名神色冷峻的弟子。
  青山和神川等人迅捷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幕之中。
  可是原地的二世祖和神山却依然目瞪口呆。
  “六叔是怎么啦。”二世祖喃喃道:“难道是吃错了药不成。”
  “什么吃错了药。”好一会之后神山才回过神来。
  神山一边说着一边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才长叹一声:“江山代有人才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那叫青山的年轻人,居然能和你六叔打成平手。”
  二世祖却是一脸的不解:“可是我不明白六叔放过他也就算了,为何还有帮他。”
  “你六叔为人粗狂豪迈喜交朋友。”神山道:“这年轻人无论是武功还是品行都很多你六叔的胃口,所以你六叔帮他也没什么好吃惊的。”说道这里神山却是露初一丝赞叹的神色:“当然你不要被你六叔那粗狂的外表给骗了。”
  “骗。”二世祖不由一阵愕然。
  “这家伙看似粗狂,其实精明得很。”神山道:“这次帮那叫青山的年轻人也是大有深意。”神山接着道:“我看你六叔对于那年轻人的剑法也是非常好奇,这要不弄个究竟,你六叔可是不会罢休的。”神山接着道:“更何况那年轻人背后还有飞云剑宗 怒蛟剑宗 北宜龙家这些雄踞一方的豪门势力为他撑腰,而且他本人的的来历也绝不寻常。我看很有是可能是某个强大的宗派外出游历的精英弟子,否则绝不可能练出这样可怕的剑法,由此可见,这年轻人所代表的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能够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神山接着道:“当然如果能够成为朋友的话,那就更好了。所以你六叔才会说出改日 要成为朋友的客气话。”
  “神空明白了。”二世祖一脸受教:“想不到六叔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原来还藏着这么多心思,真是厉害。”
  “你六叔当然厉害,否则也不可能是那在外出游历的二十年里不但闯下了清风大剑的赫赫威名,而且还相识满天下,这点你要学着点,不要每天只知道争强斗狠。”神山微微一叹道:“不过比起你六叔那年轻人才是更是厉害的呢,以他的剑法,想要胜过你六叔应该不难。刚才的决斗他根本未尽全力,硬是和你六叔打了个平手。”神山道。
  “啊,你是所他故意让了六叔。”神空吃惊不小。
  “不错,虽然他隐蔽的很好。”神山道:“可是他的剑法用的都是只是随机应变的散招,只有那奇异的防守招数(水天一线)还有此前差点杀了我的那招快剑(白虹贯日)才应该是属于他本门剑法的招数,可我绝不相信他的绝招只有这两招。”
  “你是说有意隐瞒了自己的师承来历。”神空道。
  “此是其一。”神山道:“其二是他不想赢了你六叔,免得你六叔失了面子下不了台,所以才故意放水打成了平手,可是他做的很巧妙,瞒过在场的其他弟子,最妙的是最后一招他以背部着地,故意显出狼狈的模样,让众人以为他是尽了全力才得以撑住了你六叔的攻击,可算是给足了你六叔面子。”
  说到这里神山语重心长地望向了神空:“这年轻人很不简单,所以你六叔才觉得他是个人物,说出了日后要成为朋友的客气话,而这句其实就是你六叔发出的试探,看他是否愿意成为我们朋友。”神山接着道:“可是他却以一句不打不相识 惜英雄重英雄 不但回复了你六叔的心意,而且还显得更加亲近自然。你六叔自然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和结交,所以才主动提出要帮他一把。”
  “啊。这么复杂。”神空一脸难以置信。
  “这年轻人身手不凡,性格豪迈洒脱,同时不失圆滑机智,懂的人情世故,而且还能揣度到他人的心思,并善于利用各种对自己有利的条件,绝地不是什么普通人。”
  “不是吧。”神空喃喃道:“我看他也没多大,怎么被你说得像是个老狐狸一样。”
  “看不出只能说你笨。”神山没好气道。
  “七叔教训的是。”神空恭敬道:“以后我再琢磨琢磨。” 神空接着道
  :“那我是不是该让鸽祖的人好好调查一下他的底细。”
  “这是自然。”神山道:“不但要查,而且从现在起吩咐鸽祖,密切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天已经逐渐转亮,遥远的地平线上,一丝朦胧的白光隐隐投射,昭示着心的一天的开始。
  整个世界也开始变得生机盎然。
  可是此刻青山却是心凉如水。因为约定等待的树林里根本没看见,千雨和龙蟠的踪影。
  虽然不算狼藉,却能看到斑斑点点的血迹,可见这里显然是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
  “想不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龙彪喃喃自语:“看来他们是故意放走了龙蟠又让龙蟠到城主府求救。”
  “好可怕的计谋。”龙猛心里冰凉如水:“对手每一步都将我们算得死死。”
  而青山则是一脸阴沉在周围的仔细的勘测搜索着什么。
  至于神川和另外二十名一神峰剑宗的弟子只是在一旁平静地看着。
  对于青山到底该如何解开眼前的谜团,到底该如何救回自己的朋友,神川也很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所以从头到尾他并未插嘴和不做任何的表示,只是象一个旁观者一般。
  “对方出动的人只有三个。”青山沉声道:“个个都是高手,重伤的龙蟠根本连丝毫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也就是说他们算准了我们必然会去神峰剑宗救人。”龙彪道:“之所以故意重伤龙蟠,又让他抱住一命就是为了让拖累我们。”
  “是的,重伤的龙蟠需要照顾。”青山道:“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留下不会武功的千雨照顾重伤的龙蟠。”青山接着道:“他们只所以冒充神峰剑宗,一来是我们白天的时候和神峰剑宗有过冲突所以他们冒充神峰剑宗的人,肯定不会让人怀疑,而来当时我们还在城主府,他们自然不敢强攻城主府,所以想要擒住千雨大祭司就只能把我们和千雨大祭司从城主府内引出来。”
  “这也是他们为何重伤了龙蟠却还是放过了他的原因是吗。”龙彪道。
  “应该就是这样。”青山道:“在我们离开城主府之后,我们还不敢贸然动手,应该是顾忌到了白蛟城主的存在,所以直到我们离开了白沙城之后才劫走了龙蟠和千雨。”
  “该死的,每一步都被他们算计得死死。”龙猛脸色阴沉之极:“好可怕的心机和智谋。”
  龙猛只能挫败地点点头。虽然他不愿意接受可这却是无可奈何的事实。
  “龙蟠曾说过,龙豪和蛟洛成功突围。”龙猛道:“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说龙豪和蛟洛成功突围了的话你们认为他们会去哪里。”青山接着问道。
  “白沙城主府。”龙猛和龙彪同声惊呼道。
  “不错如果我是龙豪和蛟洛一旦突围,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城主府找救兵。”
  “那我们现在到城主府就可以确定龙豪和蛟洛是否生还。”龙彪大喜道。
  “不错。”青山点点头,这一刻的青山显得异常的冷静沉着:“只有找到了龙豪和蛟洛,我们才能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事情似乎变得有些明朗,可是青山内心却变得更重了,直觉告诉他,这趟镖,绝不寻常。
  牵扯到了宫里的千雨大祭司,而且一路上也是危机重重,无论是那次的夜袭还是河道上的拦截,再到这次的千雨 无双等人失踪都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诡异和悬疑。
  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把所有人都牢牢地网住,谁也逃不了。
  “真是麻烦。”青山不有暗自苦叹,要是明刀明枪的来,自己还能发挥点作用可是这找人的活儿自己可不擅长啊。
  无论如何只要找回了无双他们这趟镖就不管了。青山暗自打定了主意
  怎么看都是一件麻烦的苦差事。
  在现代青山可没少看过这些宫廷斗争的片子,总之就是两个字——麻烦。而对于麻烦,青山向来是敬而远之。
  再次来到城主府已经是天光大亮的时候了,可惜的是,青山等人并没有见到龙豪和蛟洛。
  “千雨大祭司也失踪了吗。”对于千雨的失踪,白蛟显然大为吃惊。
  “不错。”青山道:“还请城主大人帮忙,搜索城内的可疑人物。”
  “这是自然。”说到这里白蛟望向了神川。
  “如此多谢城主大人了。”神川道。
  对于这名满天下的清风大剑师,白蛟自然不会陌生,更何况神峰剑宗的总部还是位于白沙城以南的没多远的地方。
  两方可谓是比邻而居。彼此之间自然也是极为的熟络。而其颇有交情。
  老实说他还真没想到,这一大早神川就找上门来,而且还是陪着青山等人一起来。这事怎么看都是古怪之极。
  昨天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青山等人是要到神峰剑宗找麻烦的,可如今看来情况却是有些出乎预料,两方不但没有成为仇家,反而成为了朋友,连一向自视甚高的神川居然主动帮忙甚至还陪着青山等人一起追查这件事情。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确实耐人寻味。
  当然不管是什么原因,以白蛟的老成世故不难看出,神川对青山那不同寻常的态度。
  至少那眼神就有着一种毫不掩饰的钦佩和赞赏。在兰奇帝国,能让神川看得上眼的不多,尤其是如此年轻的更是少之又少。
  可以肯定,这叫青山的年轻人绝不是什么普通寻常的人。
  要么是背后有显赫的家世,要么就是本身有着惊人的修为,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想不到自己昨天还真是看走眼了。而想到自己昨天对他那那无所谓的冷淡态度更是令白蛟感到了一种莫名的不安。
  不过看起来这年轻人似乎并不在意。这是好事。混居官场的白蛟非常清楚,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的道理。
  所以这一次他绝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所以他的态度虽然算不上恭敬,可绝对算得上是热情。
  也因此当青山,提出了需要帮助的请求的时候,白蛟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其实白蛟很想知道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可是他也清楚现在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
  其实白蛟也曾经向神川旁敲侧击了一番,奈何神川也没透漏出什么明确的信息,这让白蛟的心里更是暗自心惊。
  同样也肯定了内心的想法,这年轻人绝对是大有来头。
  而神川摆明了就不想让自己知道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所以白蛟很明智地选择了,装聋作哑,只是不着痕迹的给予对方最大的方便。
  “客气了。”白蛟正色道:“我也很想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在我白蛟城犯案。”
  “谢过城主大人。”青山感激道。
  “身为城主,维持地方治安乃是分内之事,更何况千雨大祭司可是身份尊贵的国师,这事我定当亲自查办。”白蛟一脸肃然。
  青少有些奇怪,这白蛟城主似乎和千雨介绍的不太一样啊。不过当青山看到身旁的神川的时候却多少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看来无意之中自己居然玩了一把狐假虎威的把戏。
  这世道,果然是身份最重要,有个身份不一般的朋友在身边,连待遇都变得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