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023点到为止
章节列表
023点到为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023点到为止
  八大剑宗能屹立不倒,除了那惊人的底蕴和雄厚的实力之外也和他们那谨慎细微的处事风格,不无相关。
  这其中就有一点。
  绝不能平白无故,竖立强敌。
  尤其是像青山这样,来历不明的强敌。
  有时候不知道的,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神川不得不谨慎行事。
  至于青山也是暗自着急。
  打是绝对打不过的。当务之急还是考虑着该怎么脱身才是上策了。青山脑海里飞快的盘算着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危机。
  既然对方似乎很在意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师门,索性就从这方面下功夫。打定主意的青山深深地吸了口气。
  “在下青山。”青山的气也显出一股异样的深沉和自信:“至于在下的师门,无可奉告。”
  无可奉告。
  神川眯着眼睛,目光灼灼,盯着青山,这让青山感觉很不自在,似乎那犀利的目光能直接看破青山的内心。
  不过良好的心理素质却使得青山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依然是那副自信傲然的神情,甚至无所畏惧地打量着神川。
  眼前的对手应该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所碰上的最强一个了吧。
  同样,被青山那毫不掩饰的目光打量着的神川也感觉有些不自在。
  这年轻人的眼神很犀利,饱含杀意,桀骜不驯,拥有者种眼神的人通常很自信而且都是那种胆大包天,率性而为的疯子。
  这是神川目前所得出的结论。
  两人便如斗兽场里的两只生死相拼的魔兽一般,彼此审视,却又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气氛出奇的凝重,沉闷,周围的弟子们也是个个瞪大了眼睛。
  “后生可畏。”神川平静道:“看来你对手中的剑,很有自信,那我就换一种方式让你回答。”
  青山淡淡一笑,显得极为自信,可是脑海里却已经开始盘算着等会该选那个方位突围比较好了。
  就在此时,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长老,在内院抓住了两个入侵者。” 一个年轻的弟子快步走来大呼道。
  “入侵者。”神川似乎并不意外平静的双眼依然一眨不眨地盯着青山。
  而众人却是下意识地望向了内院的方向。
  青山内心却暗暗叫苦,不用说肯定是龙猛和龙彪两人被抓住了。看来今天晚上,弄不好真要全军覆没了。
  “看来你还有同伴。”神川淡然道。
  “。。。。。。”青山无话可说,只是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剑。
  “巡逻队,继续巡逻,查看有没有其他的入侵者。”神川淡定从容地吩咐道。
  “是长老。”周围的弟子立时退了不少,只剩下,神川和神山还有另外八个神峰剑宗的弟子,这其中也包括了那个二世祖。
  而直到此刻,神川似乎才想起了什么阴沉地打量着青山:“年轻人,为什么夜闯神峰剑宗?”
  “哼。”青山冷哼一声淡然道:“何必明知故问。”
  “在下并不明白你这话什么意思。”神川道。
  “我们只想找回被你们掳走的朋友。”青山沉声道:“还有为死去的兄弟讨还公道。”
  “这么说来,你们是来救人的?”神川道。。
  “正是。”青山有些奇怪,这个神川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告诉我,你的朋友是谁?”神川话让青山有些愕然,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青山不由多了几分希望,如果说这件事是神峰剑宗门下的弟子私自所谓,或许通过他能有挽回的机会也说不定。
  打定主意的青山望向神川的眼神也逐渐变得缓和了一些:“这件事情他们应该能告诉你。”青山望向了神山还有那个二世祖。
  “师弟。”神川沉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兄,我也不知道。”神山道:“白天在街上,因为一些事情和他们有些过节,可是我们并没有对他的朋友再做过什么。”
  “就是,回来之后,我们可是一直都呆在内院,再也没有出去过,又如何劫走了他的朋友,杀了他的兄弟。”那二世祖也是一脸愤怒的表情:“我看他分明是故意来捣乱了,别以为有飞云剑宗 和怒蛟剑宗在背后撑腰,我们神峰剑宗就怕了你。”
  “信口雌黄。”青山不由大怒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神峰剑宗,敢做不敢当吗。”
  “原来如此。”神川面色一沉:“年轻人,我神峰剑宗向来敢做敢当,飞云剑宗和怒蛟剑宗虽然强势,可我们神峰剑宗就未必怕了他们。”说到这里,神川的语气却显出一股森然和威严意味:“可是我们并没有做,你叫我们如何承认。”
  “这里是你们的地盘,自然是你们说了算。”青山沉声道。
  “凡事讲究个事实证据。”神川平静的语气却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森严沉稳:“年轻人,你有什么根据证明是我神峰剑宗的杀了你的兄弟,并劫走了你的朋友。”
  “证据。”青山不由心中一凛。一时间楞在当场。
  “无论是物证,还是人证。”神川凝重的神色,便如一个公正裁决的大法官一般:“至少要拿出一样。”
  “。。。。。。。”面对神川的质问青山第一次哑口无言,是啊自己根本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这次的事件是和神峰剑宗有关。
  来自后现代的青山非常清楚,任何事情都必须讲究个证据,在地球就算法官判案的时候还得根据人证和物证才能做出最终的判决,可是自己却连一样也拿不出来。
  这时候,青山不由想到了唯一的人证,龙蟠。
  该死。要是龙蟠在这里就好了。
  “物证我没有。”青山沉声道:“可我有人证。”
  “人证。”神川道:“那么你的人证有在哪里。”
  “抱歉,他并没能和我一起前来。”青山坦然道:“因为他的伤势很严重。”
  “也就是说,你现在既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神川面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许多:“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你这是对神峰剑宗的挑衅和侮辱。”
  “这。”青山不由呆住了,可是神川的反问确实让他无话可说,自己没有人证,没有物证就找上门来,按照神川的理解自己的行为确实已经构成了对神峰剑宗的侮辱和挑衅,不过青山可不会就此放弃:“你要人证,我回去将他带来便是。”
  “小子。”另一边的神山怒道:“你以为神峰剑宗是什么地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就是。”那二世祖也是一脸阴狠:“要是给你就这么走了,传出去后,我神峰剑宗的岂不是威名扫地。”
  “。。。。。。。”青山哑口无言,仔细想想自己似乎占不到是理,可偏偏却又觉得很憋屈。
  这感觉让青山郁闷地快发疯了。
  “既然如此。”青山深深地吸了口气:“那我无话可说。”这一刻青山终于放弃了通过谈判来解决事情的争端。
  或许武力才是解决问题最直接有效的途径。
  蓝月,记录当前坐标。
  青山悄悄地在脑海里发出了指令。
  东经xx.xx 北纬xx.xx记录完毕。
  当然考虑到自身的安全,还有顾忌到无双等人有可能还在这神峰城堡之内,青山也不敢就在此刻贸然发动攻击。
  可如果无双等人真的已经遭遇了不测,那青山可就顾不了那么多了。虽然相处的时间也不过短短数月,可是不知不觉之中,无双等人已经成了青山最为看重的伙伴。
  为了他们哪怕是触犯军法,被送上军事法庭,青山也在所不惜。
  冷冷地盯着神川:“那么,你们想怎么样。”青山阴沉的目光之中,涌动着浓浓的杀机。
  虽然现在还不能轻易毁了神峰剑宗,可是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还是很容易的。
  打定主意的青山,再次命令道。
  双子座。武装卫星,锁定坐标东经XX.XX 北纬XX.XX,火控输出调制最小。随时准备发射。
  坐标东经XX.XX北纬XX.XX锁定。
  火控系统启动,随时可以发射。
  这个坐标,正是神峰城堡,背后三里之遥的神峰山。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哪怕是在夜幕之中依然能隐约看到神峰山那雄伟壮丽的轮廓。
  犹如一把黑色的擎天大剑,插在朦胧的夜幕之中。
  可一旦武装卫星发射的话,那么这座山峰将会在瞬间夷为平地。
  这便是青山最强的王牌。可以说能够控制武装卫星,在这个世界,青山根本无所畏惧。
  所以他才敢如此的自信,猖狂。
  风冷露重,寒气如丝。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青山那股绝对的自信和深沉的杀机。浓如烈酒,狂如烈火。
  这次的青山是真的怒了。
  没有任何根据。可是在一瞬间,神川却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森寒。仿佛正个世界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冰窖,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眼前这,神色冰冷是少年。
  这股突如其来的寒意让神川暗自心惊,直觉告诉神川,惹怒了这个少年,绝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甚至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错误。
  这种绝的对压迫和气势,只有那种拥有这绝对的生杀大权,强势人物才能拥有。而在神川的所认识的所有人当中,也只宗主才能具备这样的气势。
  只是让神川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年轻人到底是凭的什么能具备如此强盛的气势,难道说他背后的真的隐藏着什么强大的势力,否则这种决人生死的气势又是从何而来的。
  这种感觉很糟糕。或许自己真的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不过神川也绝不愿意放弃自己立场,如果没有任何表示就让对方轻易离开这传出去了确实有损与神峰剑宗的颜面。
  当然,还有一点,神川也注意到了,由始至终,这少年都没有取人性命,就算是和神山的对决,也没有动用斗气。可见他应该也不想和神峰剑宗闹得太僵,否则以他大剑师的修为杀死神山应该是轻而易举的。
  想到这里神川不由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事到如今,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正如他们所说,如果阁下就此离开,对我神峰剑宗则是**裸的挑衅和侮辱?”神川接着道:“可如果,不给阁下一个证明的机会又显得我神峰剑宗仗势欺人,不明事理。”神川的话让不但让青山感觉有些意外,就连一旁的神山和其他神峰剑宗的弟子也是一脸茫然。
  “所以,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神川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笑容。
  “两全其美的办法。”青山冰冷沉闷的杀气如潮水迅速退去。看来这神川似乎并不是一个蛮横无理的人。
  “既然你我都是武者。”神川道:“那就用武者的方式来解决。”
  “你的意思是决斗。”青山沉声道。
  “不错。”神川道:“就是决斗。”
  他奶奶的绕来绕去还是要打,青山不由一阵懊恼,就在青山暗自焦急的时候,神川却接着道:“当然你我并非生死仇敌,所以这次的决斗只拼剑术,不分生死,你看如何。”
  “只比剑术,不分生死。”青山还是不太明白:“那该怎么比。”
  “很简单。”神川道:“就和此前你与神山的比试一样,你我之间的比斗谁也不用斗气,只以剑术论输赢,这样一来就算失手也不会出人命。”
  这提议倒是不错。青山不由暗喜。你要不用斗气我可未必就会输给你。
  “当然既然是比斗自然得有赌注。”神川道:“这个赌注就是,如果你胜,到时候去留自便,我神峰剑宗绝不为难,你也可以有机会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而如果你败了,那么就请你留下,说出你的师承来历,并亲自向我神峰剑宗当众道歉,你看如何。”神川接着道:“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我接受这次的决斗。”青山暗喜,怎么看自己也不会吃亏啊,就算是输了当众道歉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不过良好的心理素质却使得青山不会轻易显露内心的想法,而脸上露出一丝欣赏之色,旋即又恢复了冷峻的神情,沉声道:“但愿你神峰剑宗能遵守诺言。”
  这家伙摆酷的功夫确实很不错
  “这是自然。”神川傲然道:“不过为了避免无休止地延长决斗,我们就以十招为限,如果十招之内不分胜负,就以平手而论,到时候你依然可以离去,我神峰剑宗绝不为难。”
  “十招为限。”青山不由一愣,随后更是暗喜,看来这家伙摆明了是想放水啊,只是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别看神川一副高手风范,其实他心里也是暗自捏了把汗。要知道他也不过才刚刚跨入大剑师的门槛。对手和他一样也是大剑师,由此分析,对手的斗气强度 身体素质和他不相上下。
  通常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得靠双方的剑法招数比胜负了。
  可是在此前神川已经见识过了青山的剑法,然而与他的修为依然看不出青山的使得到底是那路剑法。
  而神川自问论剑法绝业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一来,神川就得出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结论,无论如何,自己觉不可能是这少年的对手。
  不过在那套剑法之下撑过十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身为堂堂神峰剑宗的长老要是被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年给击败了这要传出去,什么脸面都丢光了,所以老于世故的神川,不得不尽心机,设计出了这么一个古怪的比试决斗。
  哪怕就算以后传出去了,外人也只会以为自己自重身份,不欲伤害这胆大包天的年轻人。
  不得不说,神川的如意算盘打得真的很巧妙,就连青山也感觉他是有意放水。无形之中,神川的形象在青山的眼里也变得高大了许多。
  目光之中也多出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尊重和崇敬。
  “如此,晚辈冒犯了。”青山缓缓举起轩辕重剑:“请前辈赐教。”
  神川那平和的目光之中不能掩饰地存在着一丝讶异,不过同样也有存着一丝窃喜。
  刚才还自称在下,现在就改口叫晚辈了。而且那尊重和崇敬的神色怎么看也不是装的吧。
  我果然是个天才的啊,神川不由为自己的高明的手法暗自得意。不过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爱才欣慰的笑意。
  这淡淡的笑容尽显一派高手风范:“来吧。”黑色大剑轻轻挽了个剑花,斜指地面,形成了一个奇异的角度。左手捏着剑指,藏于腰间,这是神峰剑法的起手式。
  进可攻,退可守,又叫清风无痕,处于欲动还静,欲静还动之间让人根本看不穿他的意图。自然也无从下手。
  只这一招便看出神川的剑术修为不凡。
  而此刻的青山便是如此,根本看不透,神川的意图,要知道轩辕七绝讲究的是,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料敌先机,后发先至。
  可是现在他根本看不透神川的意图又如何做到料敌先机,后发先至。
  这种古怪的感觉青山还是第一次遇上。不过青山很快就有了想法。
  既然你不动,那我就逼迫你,让你动起来。
  青山的大剑高举过肩,缓缓踏前三步,每步犹如巨杵擂鼓,使地面上发出沉闷的暴响,也使其气势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