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014疑云密布
章节列表
014疑云密布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014疑云密布
  可是这全无力量的一剑轻易便被震开。随后一片雪亮的刀光卷向了咽喉要害。
  想不到我龙豪居然要死在这帮宵小之手,绝望的龙豪死死地盯着在眼前飞速放大的刀光。
  可就在此时。一阵奇异的破空声响忽然传来。
  随后龙豪之看见一抹诡异的黑影影如闪电凭空出现。
  砰砰砰。
  冲出的十几名汉子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一个个便如被大脚开出的皮球一般飞出了老远。
  随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什么人。”
  原本杀气腾腾的那帮黑甲战士也被这情形给镇住了
  而龙豪终于看清这突然出现的黑影。
  “是你。青山。”
  突然出现的救星正是青山。这实在有些出人预料。
  “可不就是我了。”青山道。
  领头三人似乎吃惊不小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怎么可能,居然还有一条漏网之鱼。”
  “就你们那些下三滥的**还迷不倒我们。”青山一脸不屑道。
  要说青山没有被迷倒实在是一件非常意外的巧合。
  后现代所有的军人,在入伍之后,除了接受基本的战斗训之外还必须接受很多其他的特殊训练。
  而这其中就包括了抗药性训练。以及各种病毒抗体的注射。从某种意义上上说现在的青山颇有点百毒不侵的意味。
  夜来香的迷魂麻醉药性虽然强烈,可是和后现代的那可怕的化学武器比起来可就差得太远了。
  不要说夜来香了,就算是XV神经毒素 以及沙林这样的化学毒气都奈何不了青山。
  甚至连起码的药物反应都没有。
  这也使得,青山根本么有察觉到自己已和无伤等人居然被**给暗算了,要不是龙豪吹响的警号,青山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在一阵忙乎之后根本没能摇醒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无伤等人,无奈之下,青山连忙冲出了营帐,却正好赶上了龙豪险象环生的一幕。
  “敢伤我兄弟。”手持刀盾大汉虽然吃惊,更多的却是愤怒和怨恨。那铜铃般的大眼死死地盯着青山:“老子撕了你。”
  “大言不惭。”青山依旧是那副不屑的模样:“看你长得人高马大,还以为多少算是个人物,没想到打劫我们这小小的商队也要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伶牙俐齿,既然想找死,老子成全你。”手持炼狱战斧的铁塔大汉气急败坏,此刻怪叫一声便重了上来。
  两手猛地一个轮转那把大得出奇的炼狱战斧便当头劈下。
  这家伙身材雄壮,力大无穷,再加上这把炼狱的体积也是太过惊人,这一劈之下力道何止千钧,而速度同样不慢,哪怕是青山的力量不俗,奈何轩辕重剑虽然够重可是却绝不可能和这把炼狱战斧相提并论,想要正面硬抗,光是兵器上就吃了大亏。
  青山只能一闪身,躲过了这一斧头。
  嗖。碰轰隆。落空的斧头直接把地面砸开了一个大坑。
  燧石飞溅,声势惊人。
  可惜再怎么大的力气无法击中对手便没有任何意义。
  闪身避开的青山,手腕一抖轩辕重剑,便如闪电一般扫向了铁塔巨汉的咽喉要害。
  啊。这是什么剑,居然是黑乎乎的一条。
  对于青山那鬼魅般的速度铁塔巨汉颇为忌惮,因此遭就暗自留心。可是青山那完全没有反光的黑色重剑却在让人根本无法扑捉。
  要不是铁塔巨汉听风辨器的功夫确实不错几乎发现不了。
  眼看着青山的黑剑即将刺中
  铁塔巨汉一个缩颈藏头,却是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躲过了青山的快剑。而那把体积惊人的炼狱战斧,嗖地一个顺势横扫,攻向了青山的下盘。
  这汉子虽然力大无穷,可是却丝毫不显笨拙,反应速度更是一等一的快速灵敏。
  这招连守带攻可谓精妙之极。
  青山纵身跃起,黑剑电闪。
  嗖嗖嗖。同样是还了一招连攻带守,在闪开那把扫向下盘的炼狱战斧的同时,刺出了三剑。分别刺向了铁塔巨汉的胸部 咽喉 小腹。这三剑虽然分别攻向了不同的方位,可是却因为青山那惊人的出剑频率和速度,使得这一刻仿佛是三把利剑同时攻向了对手的三处要害,让对手防不胜防。
  论速度,青山明显更胜一筹。而且凭借着黑剑那没有丝毫反光的隐蔽性,使得他的攻击显得更加的诡异飘忽,让人防不胜防。
  可是那铁塔大汉的应变却是相当的老道,而对于青山那把古怪的黑剑更是小心留神。只是微微一个曲腿下蹲。便闪过了刺向咽喉的那一剑。
  而在下蹲的同时两腿形成了一个古怪的马步姿势,那把大得出奇的炼狱战斧便飞快的回扫格挡,犹如一面灵活的盾牌一般。
  在一瞬间不但把刺向小腹和胸口的两剑全部档了而且还以惊人的反震力把青山的轩辕重剑给震得差点脱手。
  青山脸色微微一变。
  这家伙的无论是力量和速度几乎可以和猛犸兽人相提并论了。可以说直到现在为止,这家伙绝对算得上是青山所见识过的所有人类中力量最强的一个。
  不过对于这类对手,青山却是经验丰富,应对自如。
  长剑荡开的同时,青山便猛地衣个撤力,整条手臂仿佛丝毫不受力道的柳条一半,湾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随后荡开的大剑便如被铁索牵引的流星锤一般滴溜溜的一个轮转划出了一个曼妙的圆形弧度,却是在一瞬间变成了由下而上的撩天剑。
  这招的原理正是脱胎于华夏古代武术太极的借力打力,对上力量型对手是最合适不过的。
  果然这诡异的变招大出所有人的预料。谁能想到差点被震飞的长剑居然不可思议的扫向了小腹胯间的要害部位。
  招式用老的铁塔巨汉根本无法回防变招只能仓促暴退。
  这才闪过了这诡异玄奇的撩天剑。
  这一连串的攻守转换可谓快如闪电,双方更是妙招迭起,令人目眩神驰,看得连大气都喘不过来。
  一旁观战的刀盾汉子和双枪汉子更是看得心惊肉跳。自家兄弟的斧法到底有多厉害,他们可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寻常高手,对上他连三招都走不到,要知道,老三自幼天生神力,再加上天赋过人,而其还得过名师传授,这套炼狱战斧自从连成之后就罕逢敌手哪怕是20级以上的狂战士也不敢和他正面硬拼力量。
  可没想到对上这貌不惊人的年轻人却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也看不出对手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可就是能半步不让地接下老三的强攻硬撼,而且神色轻松自如,似乎未尽全力。
  一招逼退了铁塔巨汉,青山更是气势暴增,狂风一般飞扑而上,黑色长剑。嗖嗖嗖又是一连三剑,在一瞬间刺向了铁塔巨汉的周身要害。
  而被逼得飞速暴退的铁塔巨汉则显得有些进退失据,一退再退。怪叫连连,那把体积惊人的炼狱战斧居然被他当成了盾牌上下翻飞,舞得密不透风。
  叮叮当当。
  一连串,清脆急促的金属交鸣声中,青山那迅捷无比的快攻居然被他全数档了下来。
  可是青山的攻势却如长江大浪,连绵不绝,黑色剑影便如无数条乘风狂舞的毒蛇,疯狂地缠着铁塔巨汉的周身要害。让他疲于奔命,防不胜防。终于这一连串的快攻,让铁塔巨汉再次失了方寸,一退再退,脚下凹凸不平的路面更是让他差点跌倒在地。
  这等千载难逢的良机,青山又岂会错过。几乎是在同一瞬间,青山那鬼魅般的身影,猛的一晃便逼近了铁塔巨汉身前。
  随后又原本的单手握剑变成了双手握剑,一个上段位正劈,黝黑的剑影犹如一条惊天巨龙,狂劈而下。
  这一剑充分借助了冲刺加速的惯性冲击力,再加上双手握剑使得青山能够充分借助了身体的腰胯之力,三者结合在了一起,那力道何止千钧。
  真要被劈重哪怕是铁塔巨汉那一身特质的钨钢战甲也觉不可能抵挡得了。
  吼。避无可避的铁塔巨汉猛然间狂吼一声,身上光芒暴涨。
  正是狂战士反败为胜的绝技狂化斗气。刀盾汉子和双枪汉子也是脸色大变,想不到对手居然如此强悍甚至逼得老三连最后的绝活都亮出来了。
  不过这么一来,老三赢定了。
  要知道,老三的狂化斗气,可是被称之为炼狱狂化的顶级功法一旦施展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能在瞬间提升两倍不止,可以说在那一瞬间的他足以匹敌一个二十级以上的超级战士。
  “去死吧。”炼狱狂化的瞬间,铁塔巨汉那把炼狱战斧仿佛一抹粗亮的闪电,瞬间击中了青山劈下的长剑。
  碰。轰隆。
  一声沉闷的轰响之中,那惊人的冲击力居然震得青山整个人身不由己地爆射飞弹开来。
  而更为不妙的是,他飞出的方向正好是刀盾汉子和双枪汉子以及一众黑甲战士所在的方位。
  “小子,去死吧。”刀盾汉子和双枪汉子同时露出残酷狰狞的笑容。这些以掠截为生的盗贼可没有丝毫的道义可讲。
  一旦看准机会绝对不会放过对手。
  此刻面自己送上门来的青山又如何会错过机会。
  两把短枪,一把大刀几乎是在同时,攻向了飞速撞来的青山。
  “啊。”龙豪大惊失色忍不住惊呼:“青山小心后面。”
  然而谁也没发现,被震得倒飞而出的青山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一抹黝黑的剑影,忽然爆开,在一瞬间凭空出现于眼前。犹如一轮黑色的妖月在朦胧的夜空下凭空闪现。
  正是青山的拿手绝活,轩辕七绝之中的月影弧形斩。
  这招可是群攻秒杀的绝活。
  刀盾汉子和双枪汉子根本连反应当机会都没有。
  只觉脖子一凉,随后他们便感觉整个恩身不由己地飞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两人根本无法明白,随后他们看见地面那不住旋转和远去的人影,还有老三那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目光,最后他们看见两具没有头颅的身躯在原地以诡异的姿势手舞足蹈了一番,颓然扑到在地。
  “不,大哥 二哥。”随后他们听见了老三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终于明白,原来飞起的是自己的头颅。
  “怎么可能。”
  “好快的剑。”
  随即一阵无边的海岸和朦胧书剑袭来。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碰碰。
  两声沉闷的轰响。那两颗飞上高空的头颅终于砸落地面。
  这等惊人变故让所有人无不呆立当场,谁也没想到,变故是来得如此突然。
  从一开始,青山也铁塔大汉的决斗就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这并非是青山轻敌,而处于战略方面的考虑。
  而在弄清了情况的时候,青山便制定出了唯一可行的战术,那便是扮猪吃虎擒贼先擒王。
  示弱以敌为的就是能够出其不意地杀死另外两个头领,而青山在交战之中故意被震开飞向刀盾汉子和短枪汉子就是为了引诱他们出手好趁机消灭杀死他们。
  其实以青山的实力哪怕是他们三人一起上也奈何不了青山,可是考虑到对方人多势众而且己方除了自己尚有一战之力外,其余人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一旦逼急了他们自己势必要投鼠忌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杀死他们的头领。
  只有这样才能瓦解他们的战斗意志。
  谁能想到,原本和三当家斗得势均力敌的青山居然能够在一瞬间爆发出那远超于他们的战斗力,一举击杀了贼众的大当家和二当家。
  就目前而言,青山的策略无疑是成功的。当然战斗还没结束。
  “混蛋,还我兄弟命来。”两个兄弟的惨死之后,彻底疯狂的三当家不顾一切地冲向了青山。
  哼。目的达成青山不再有所保留。
  原本静立不动 的身影诡异的一个晃动,便消失不见。这速度之快哪在场众人却没有谁能看清,勉强只能看见一道朦朦胧胧的犹如飞虹一般闪现即逝的残影。
  正是轩辕七绝之中的 白虹贯日——刺。
  嗖。剧烈的破空呼啸之中,黑色的剑影甚至连空气都被硬生生地割开了。
  残影飞现。
  碰。扑哧。
  剑光闪处。三当家,便定在了当场。而直到此刻众人才看见,三当家那铁塔般的身躯胸口,已经被洞穿了一个足有一人大小的大窟窿。
  三当家茫然地低下了头。
  随后他终于看见了自己被洞穿的胸口。
  就好像一面墙必被一个工匠凿开了一般显得异常的工整通透。然而诡异的是被凿开的胸口连一丝的血迹都没有。
  虽有三当家只感觉胸口一阵麻木和冰凉,随后便是一阵无力的窒息和茫然。
  然而那双狰狞阴狠的眼睛却死死地瞪着前方,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在场所有人中也只有龙豪勉强看清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却是在那一瞬间被青山以惊人的速度,连人带剑,穿身而过。
  哪怕是亲眼所见,龙豪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恐怖的剑法,他到底是什么人。”
  剩下的八十多名盗贼则是被青山那可怕的杀法吓得魂飞魄散,三个老大,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被秒杀。
  “恶——恶魔。他不是人。”
  “快逃啊。”
  早就被吓得肝胆俱裂的贼众哪里还有继续战斗的勇气,一个个,丢盔弃甲,四散奔逃。
  而直到此刻,龙豪总算是松了口气。整个人早已经虚脱,瘫坐在地。
  夜来香的药性极为强悍。
  被迷的众人直到次日中午方才醒来。
  而当被告知昨晚的状况之后,一个个吓得脸色大变。
  尤其是龙舒和千雨更是脸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好一会后千雨才回过神来。感激道:"这次多亏了青山少侠,否则我们可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而一旁的十二名燕氏护卫还有龙家弟子则是一个个满脸惭愧。
  身为护卫的他们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居然一无所知,这比给他们几个巴掌更令人难堪。
  “分内之事。”青山淡然道。
  “想不到这群贼子居然能想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下药方法。”龙舒心有余悸道:“看来我们还是太大意了。”
  “不过青山你怎么没有受到**的影响呢。”倒是一旁的龙蟠有些疑惑地打量着青山。
  而经过龙蟠这么一问众人也是连连称奇。
  “实不相瞒,我曾接受过一定程度的抗药训练。”青山道:“一般的毒药**什么的对我不起作用,所以才有幸逃过此劫。”
  “抗药训练。”龙怡好奇道:“那是什么。”
  “所谓抗药训练,就是通过训练,来增强对毒副药物的抵抗能力。”青山道。
  “青山少侠果然菲比常人。”龙舒一脸探究的神色:“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才能**出你这等优秀杰出的弟子。”
  “惭愧。”青山倒是一脸谦虚,不过却并未回答龙舒的疑问。
  这并非青山有意隐瞒,只是自己的来历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就算是解释也未必解释的清除,也因此索性装聋作哑。
  不过龙舒和千雨却并未有什么不满和疑虑,反而更深信,青少必然有着非比寻常的背景和来历。要知道万罗世界很大,奇人异事,隐士高人数不胜数,偶尔冒出个像青山这样的少年奇侠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当然既然青山不说千雨自然也不好追问,毕竟游侠世界,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秘密。
  倒是一旁龙豪望向青山显得阴晴不定。
  昨天的自己之所以没有被当场迷倒是因为从安营扎寨开始自己就担当者境界防守的任务,由于离火堆较远,所以吸入的夜来香并不太多,再加上自己的修为并不算弱这才,抗到了发现敌人行踪的时候,可以说这一其中有很大的运气成分。
  而青山却是完全依靠了的身体的奇异体质,躲过了这场劫难。
  神奇的剑法,还有那奇异的体质,再联想到无双和无伤等人言谈之间所提起的青山所要执行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屠龙任务。
  这使得龙豪对青山的出身来历,好奇到了极点。这家伙就象一个让人永远无法看透的谜团一半。
  好小子,总有一天我要挖出你的老底。这一刻,龙豪暗自下定了决心。
  而无双和无伤显然对于青山那所谓抗药训练大干兴趣,尤其是无伤早就把青山当成了自己的师傅,心里暗自合计着该找个机会也让青山给自己进行一次抗药训练。以后可就百毒不侵了。
  “这次的护送任务,事关重大。”千雨正色道:“大家当吸取教训,否则我们就是有几条命也不够用了。”
  “是。”众护卫无不齐声道。
  众人各自散去。忙着生活做饭,以便饭后收拾准备上路。
  主营帐内。
  龙七 龙豪 千雨 龙舒四人却是神色凝重。愁眉不展。
  “现在唯一担心的便是我们押运货物的消息已经走漏了。”龙舒神色忧虑。
  “听昨天那些人的语气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龙豪道:“所以可以肯定,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
  龙舒和千雨两人对望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里闪过的骇然。
  "这次的任务属于保密,知道的人没有多少个,而对方知道我们会路过这里,并设下了这等巧妙的陷阱。"说到这里千雨的脸色变得铁青:“看来是真的有人故意将我们的情报透漏出去了。”
  “而我更奇怪的是。”龙豪神色凝重道:“对方为何能够如此准确地把握到我们的行程。”
  “你的意思是。”千雨和龙舒两人无不脸色大变。
  “难道真的有内奸。”千雨一直显得慈善平静双眼闪过一丝骇人的杀机。
  “这次参与行动的都是从内院精心挑选的。”龙舒道:“忠心方面绝无问题。”
  “燕氏十二兄弟乃是太子的心腹,更不可能出卖我们。”千雨斩钉截铁道。
  “最可疑的就是青山他们那一伙了。”龙七有些迟疑道:“他们是半道加入的。”
  “不会是他们。”龙豪断然道:“我们出现在酒楼纯属偶然,邀请他们加入更是偶然之中的偶然,更何况,昨天晚上,要不是青山力挽狂澜,我们早就全军覆没了,从这点可疑完全排除他们是内奸的可能。”
  “可不是他们又会是谁。”营帐内四人心思重重。
  “这次护送除了陛下和龙家之外。”千雨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许多:“只有,齐王知道,难道会是他走漏的消息吗。”
  “是不是他,很快就会知道了。”龙舒虽道:“前面就是进贤,属于齐王的管辖范围,如果他真的是幕后主使者,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另一边无双等人早就围着青山叽叽喳喳地询问者昨天晚上发上的事情。一个兴奋得满脸同样。
  “真是可惜了,这样的大场面居然少了我。”无伤颇有些遗憾道。
  “可不是。”云霞也有些不甘心:“这次又让你出了风头。”
  “这种风头不出也罢。”青山不置可否道。
  “几个小蟊贼而已。”蛟洛依然是那副牛逼轰轰口气:“这种小场面,本姑娘见得多了,有什么好稀奇的。”
  “切,你的吹吧你。”无伤和云霞几乎同时反驳道:“昨天要不是有青山,看你还能像现在这般吹牛不打草稿。”
  “什么,我吹牛。”蛟洛几乎蹦起来:“像本姑娘十三岁闯荡大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这些个小蟊贼可是见多了。”
  众小一阵打闹昨天的险境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心情。
  只是无双却是显得有些阴沉,而见无伤和云霞几个还有心情打闹当即把脸一放:“别闹了,你们也不想想这次事情是因为我们的运气好才能躲过,以后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啊。”
  无伤和云霞这才停止了打闹,不过却不明白无双的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
  “你们也不想想。”无双对于众人完全不明事理的模样颇为头疼:“这次的事情可不简单。”说道这里无双下意识地望向了青山:“对于这事你有什么看法。”
  “其实昨晚之后我就一直考虑着件事情。”青山坦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看来这趟护送任务不是一般的危险啊。”青山神色忧虑道。
  无双神色凝重道:“我们可能卷入了一个大麻烦之中。”
  “大麻烦。”云霞道:“我们连爆熊兵团都不怕,还怕是其他的大麻烦不成。”
  “就是嘛。”蛟洛和无伤也是一脸的不以为然。
  “真是败给你们了。”无双么没好气道:“你们就不会用脑筋好好想想。”随即无双接着道:“从昨天情况可以分析出几条信息。
  第一。这次护送的东西,肯定非同小可,这点可以从连千雨和燕氏十二兄弟这些宫中要员也得随同护送可以看出。
  第二。这次护送的东西应该和皇室有关,因为护送的目的地是帝都兰奇城,而且听此前千雨的口气还是帝国高层直接下达的命令。可见敢打这趟镖的注意,对方的来头肯定不小。
  第三。这次护送任务的风险应该不小。想想看才离开枫叶小镇的第一天,甚至连流苏城的防御范围都还没离开,就被人盯上了,可见护送的消息已经走漏了。
  第四。昨天的那些盗贼,所设下的圈套是在也太巧妙了,可是我很难想象一伙山贼居然能想出如此巧妙的计谋,由此断定,这伙人应该是受了他人的指使,而这次迷香陷阱显然是那个幕后者所谋划的。由此断定昨天只是个开始,今后的旅途将会更加的艰难,更加的危险。
  第五。那伙人居然能在昨天准确地掌握我们的位置,甚至提前做好准备,这等时机的把握是在是太巧了,如果么有内奸的配合,根本就很难办到。
  第六。如果说内奸真的存在,那么我们今后的每一步都将落在对手的算计之中,就战术层面而言,我们完全是落在了被动的不利境地,对手随时都可以对付我们,而我们却会无所适从。
  第七。如果说内奸真的存在,可是一时半会又插不出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导致整个队伍人心惶惶,互相猜忌,这样一来对手便有机会可乘,将我们各个击破。
  “啊。”听完无双的分析蛟洛云霞和无伤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而青山更是吃惊不小,这小丫头的脑袋是怎么长的,仅从昨天的事件之中就能分析出这么多信息。
  这丫头要是在后现代军中,绝对是一流的战术参谋啊。
  青山道有些心虚:“这么说来一不小心可能小命不保哦。”
  云霞 蛟洛 和无伤难得露出一副担忧的神色。
  “抱歉。”无双歉意道:“我没想到这次的任务会这么棘手,还拖累了大家。”
  “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云霞倒是颇为豪气:“既然是历练如果没有一点风险起伏,那还有什么意思。”
  “就是,闯荡大陆三年了。”蛟洛有些兴奋道:“这么曲折刺激的事情还是头一次碰上呢。”
  “要是我们能把那个内奸给抓住就好了。”无伤道。
  “这个估计很难。”青山道:“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要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不要到时候内奸没抓住反而引来他人的胡乱猜测,那可就不妙了。”
  “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提高警惕,静观其变。”无双神色严厉地环视众人:“你们明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