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013暗月激战
章节列表
013暗月激战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013暗月激战
  草长莺飞。百花齐放。荒野小道,幽静平和,鸟鸣兽吼,生气盎然。这里是正是枫叶小镇郊外的小路。
  短暂的准备之后,黑社会全体成员和龙家的弟子们终于踏上了前往兰奇帝都的旅途。
  万罗世界是一个古老苍茫,植被丰茂的大陆。
  在后现代,工业和科技的飞速发展使得绿地成了传说中的存在。整个地球剩下的森林植被几乎不到一万平方公里,甚至连大气之中的氧气也不得不依靠高科技的化工场,生产排放,维持着人类呼吸的机能。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种悲哀。
  科技的发展,文明的进步,代价却是自然的消失。
  来自后现代的青山对于万罗世界这生机盎然的绿色世界有着发自内心喜爱。同样也对这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惊叹不已。
  虽然在猛犸森林里已经见识到了许多,可是每当漫步于荒野森林之中,青山还是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自在,犹如一条回归了自然的幼兽,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长途跋涉,少不了代步的坐骑,而这个世界的坐骑是一种被称之高炉大马的生物,和地球历史资料片里描述的战马非常相似。只不过它们多出了一对象牛一样的犄角,还有如猛虎一般锋利的牙齿,能吃肉,也能吃草,属于杂食动物。青山很自然地将它们归类为马。并输入了蓝月的数据库里。
  既然是护卫青山的任务自然是保护重要的人物。事实上在军队中服役的时候,青山便曾接受过保护国家元首的模拟训练。虽然不知道到底能有多大作用可知道青山多少还是有点护卫的经验的。
  此刻的青山被安排就进保护龙舒的马车。
  乌木打造的车厢使得马车具备了很强的物理防御,黝黑的颜色看起来有些厚重,这使得车厢似乎也显得比较沉重。
  不过这一切只是视觉上的错觉。
  事实上这是一个辆非常精致,轻巧的马车。
  体积不大,行动灵活。显然是非常适合荒野森林复杂的地形。
  车厢内除了龙怡龙舒之外还有无双 蛟洛 云霞。
  其实对于两个小伙子突然间变成了两个娇滴滴的小美人。着实令龙七和龙豪几个吓了一跳。不过这么一来可就乐坏了那些精力旺盛的龙家弟子。
  当然最开心当属龙怡了。终于有了聊天的解闷的伙伴。
  或许是同样是年轻人缘故,使得青山和无伤很快边和这群龙家弟子打成了一片。混熟了自然也知道了他们名字。
  除了龙七 龙豪 龙怡 和龙凡之外。
  另外还有十名龙家的弟子。分别叫做。
  龙彪 龙猛 龙凡、龙三、龙战、龙波、龙华、龙炎、龙潘、龙绝
  另外那十二个令青山映像深刻的战士却并非龙家的人,不过青山能明显感觉到龙七和龙豪对这十二人似乎没什么好感,这也难怪,这十二人看起来就跟十二个大冰块一般让人难以接近。
  更让青山奇怪的是这十二人的名字也很有意思,都是以燕为姓,分别叫做燕老大 燕老二 一直排到最末的 燕十二。
  至于他们为何会出现在队伍里,龙七并没有过多的介绍,当然青山等人也没兴趣去打听这些。
  毕竟世家大族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不过得知他们的名字之后青山一直觉得很纳闷,怎么就没有燕十三呢。要知道在古龙的小说里,燕十三可是个很厉害的剑客呢。
  另外的四个侍女则是和龙舒一起从小长大的伙伴,关系亲密,而那个叫千雨的老者则是兰奇帝国的大祭司。
  所谓的大祭司是相当于,国师一样的存在,身份尊贵,在兰奇帝国这样的大祭司有十二位。
  不过身份尊贵的大祭司为何会出现在小小的龙家商队了,青山也觉得很奇怪。
  千雨大祭虽是慈眉善目,不过那尊贵的身份还是让人感觉难以接近,而青山能明显地看出,那十二个战士应该是为了保护千雨大祭司而存在的,所以小小的商队阵营很自然地分成了两个派系。
  青山 无双 还有龙家一派。
  千雨大祭司和十二个燕姓护卫一派。
  颇有点泾渭分明的意味。
  而队伍的分工也很明确,龙家弟子负责外围防卫,以及探路,而十二名燕氏护卫则是构成内围防御的主力。
  龙七和龙潘两人行于前方,以他们的警觉去探路,而龙波与龙华则分左右护住整个队伍,另外八名龙家勇士与青山结为一队断后。不过,这第一天的行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出现,枫叶镇属于流苏大城的防御范围,一般的盗贼兵团是不会冒险在这附近活动的。
  因此,在这一段路程中,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众人的心情也都很轻松,一路高谈阔论,射鸟猎兽,倒也收获不小。
  旅途平静,顺利。而行路的旅者们也迎来了第一个日落。
  众人选了个易守难攻的山坡。筑起了简易的防御工事之后。便各自忙开了。
  龙蟠 龙凡几人负责寻找生火的柴草,而无双和青山等人也没闲着,开始和龙怡 龙金等人忙着搭建帐篷。
  众人虽然忙碌却没有丝毫的慌乱,显然对于野外露营都很经验,只是半小时的功夫便搭起了帐篷。
  而负责捡收集柴草的龙波和龙凡早就抱回了数量不菲的柴草。
  “你们几个,动作倒是不慢啊,这么快就收集到了这么多。”龙怡有些意外道。
  “哈哈,那是,林子刚好有一片枯木。”龙蟠笑道:“我们几个倒是没费什么功夫。”
  很快众人便升起了篝火。
  不过篝火却生了两堆,让人感觉颇不是滋味。同样也让青山感到一丝不安。
  围着篝火,龙绝忍不住问道:“七叔,这次的护送任务关系重大,可是你看千雨和那帮护卫的态度?”
  “可不是,一个冷冰冰的,好像欠了他们几百万似地的。”龙怡也是大为不满道。
  龙七无可奈何长叹道:“他们都是来自宫里的护卫,一个个眼高过顶,根本看不起我们。”
  “这次要不是千雨大祭司一路同行,他们可未必会和我们一起上路。”龙凡道:“忍着点吧,反正他们又没有拖我们的后退。”
  无双和青山几个下意识地对望了一眼。
  看来,这个队伍并不融洽,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时间,青山和无双等人也能轻易地看出了问题的所在。
  可如果是这样为何这两帮并不融洽的人马会走到一起呢。青山有些糊涂了。
  “一个队伍最怕的就是离心离德。”无双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江湖阅历却是非常的丰富:“这样泾渭分明的架势一旦遇上什么危险可就麻烦了。”
  无双的话恰恰点出了青山内心的不安,没错了,作为来自军队,青山最清楚一个团队,想要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内部的和谐默契是必不可少的,像这样四分五裂的架势一旦面临什么突发事故根本就无法做到进退一体,发挥出团队的力量。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大小姐龙舒平静道:“这些宫里的护卫一个个自命不凡,对于我们这些小家小户的自然是看不上眼,我们的话他们根本就听不进去的,除非能有一个令他们的心服口服的人,出面调解一下或许能改变他们的态度吧。”说到这里龙舒环视众人。
  只是看来大家对于说服千雨和那帮护卫都没什么信心啊。
  远处放哨的龙豪整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显得有些孤寂,落寞这家伙一贯低调,也很少说话,众人都习惯了他的性格。倒也不以为意。
  “这条羊腿我送去给豪哥。”龙绝从油光四溢的的烤全羊上,撕下了一条羊腿,快步走向了龙豪。
  不过看着龙豪,青山内心一动,很快便想通了怎么回事。
  看来并非是那十二个护卫,眼高过顶,而是他们生性如此,出身军旅的青山自然是见惯了那些作风硬朗的铁血军人,同样也知道该如何与这些人打交道。
  “我去和他们说说。”看着众人谁也没有把握的样子,龙凡自告奋勇。立身而起就要向千雨祭司那边行去。
  却被龙七叫住:“你去能有什么用,在他们眼里你连屁都不算一个。”说到这里,龙七望向了青山:“青山,还是你去吧,我看的出千雨大祭司和他的护卫对你另眼相看,或许你的话他们能听得进。”
  “这倒是。”云霞颇为得意道:“上次比剑的时候你曾击败过他们在你面前他们也没什么架子好摆了吧。”
  众人不由得哑然失笑这丫头还真是直接得可以啊,不过他的话却不无道理。
  “我一个人,不太方便吧。”青山犹豫道。
  “七大叔,还是你我陪青山少侠走一躺吧。”龙舒道。
  “正有此意。”龙七起身。
  三人整了整衣冠之后便施施然走向了千雨的那堆篝火。
  “青山少侠您怎么来了?”千雨望着青山和龙七 龙舒三人行来,神情有些漠然,不过他却只问青山一人,而对龙舒和龙七视若无睹,这架势确实让龙舒和龙七有些难看一时半会两人却是愣住了。
  “过来聊聊?”青山只好开口道:“怎么,打扰您的休息了吗。”
  “哪里,少侠请坐,?”千雨淡然一笑,随即移了移身子给青山等人空出空出了座位。
  虽然早就料到,千雨对青山的态度有所不同可是如此客气却还是出乎三人的预料。
  青山倒也不客气,大刺刺地坐了下来:“实不相瞒,这次来找大祭司却是有要紧事?”
  “少侠但说无妨。”千雨祭司并没有感到意外,倒是那十二名神情冰冷汉子的目光全都射到了青山脸上,依然是表情木讷,但眼神却变得极为锐利。
  “虽然我并不清楚,你们是如何走在了一起。”青山正色道:“可既然是走在了一起,就是一路人,大家应该精诚合作,共度难关才是。”说到这里青山的语气有些森然:“在我的家乡有这样一句话,众人齐心,其力断金,可如果各怀心思,各自为阵,到不如分道扬镳来得痛快。”
  似乎料不到青山的居然如此直接,龙七和龙舒倒是微微一愣,而身后十二人却是一个个神色微变。
  “少侠的话很有道理?”千雨淡然反问道:“可是这与现在有何相干。”
  青山神色冷峻:“我实在有些糊涂,既然我们需要无间地合作,可我总觉得你们似乎并未将我们当做自己人。”
  千雨大祭司深深地望了青山淡淡地吸了口气,半晌才道:“敬人者,人敬之,想要精诚合作,至少得有起码的诚意?”说道这里,千雨大祭司望向了青山身旁的龙舒:“可是大小姐的态度却让本座感觉不到丝毫的诚意。”
  “大祭司何处此言。”这回倒是把青山和龙舒龙七给问住了。
  “哈哈哈。”千雨长笑道:“想我千雨,贵为国师,身份何等尊贵,哪怕是皇亲国戚见了本座也得礼让三分,坦诚相待,可是大小姐终日以清纱蒙面,是何道理,难道说本座在你眼里也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你即如此不敬于人,又如何奢望他人相敬于你。”
  “啊。。。”龙舒和龙七当场愣住了。
  谁也没想到,问题居然是出在龙舒脸上的面纱,不过仔细想想却是很有道理,以千雨显赫尊贵的身份,龙舒居然还蒙着脸和他相处是在是有些大不敬。虽然青山并不清楚这个世界的风俗,不过蒙着脸和别人打交道确实令人心有不快。
  “实不相瞒。”千雨冷然道:“若非上方有令,令本座等协助大小姐保护这批货物到达帝都,本座早就丢下不管了。”
  “原来如此。”龙舒这才醒悟,语气之间却是多了一种惭愧和心虚:“确实是龙舒的不敬,还请大祭司见谅才是。”
  其实对于龙舒面纱之下的到底是怎样一副模样,青山也是大为好奇。
  “大小姐。”龙七道:“为了以示对大祭司的尊敬,还是摘下面纱吧。”
  “这个……”龙舒有些犹豫。
  不过显然她也清楚,这事关重大,无奈之下,只好道轻轻地摘下了蒙面的清纱。
  一瞬间。青山只感觉眼前一亮,一个只在梦幻之中出现的女孩便这样俏生生地立在眼前。没有任何笔墨能够形容,这是怎样的一种美。
  如梦如幻,天地宇宙不复存在,唯一看见的只是一双明如星辰的眼眸。那么的纯洁,那么的无暇,如碧水寒潭,流光溢彩,说不出的动人娇媚,却有又现出一股柔弱和凄美。还有些幽怨。让人有种心生不忍的愧疚。
  后现代的美女青山见过不少,甚至有不少容貌不亚于眼前的丽人,可是她们之中无论是谁也没有龙舒这等浑然天成,空灵飘渺的气质。
  俗话说,红颜祸水,倾国倾城,想必指的就是龙舒这一类吧。难怪这女人要把脸蒙着呢。
  另一边的千雨大祭司和十二名护卫却是目瞪口呆,好一会之后才回复过来:“难怪龙大小姐终日以清纱蒙面。请恕老夫无礼了。”千雨深深一拜。
  而身后十二名护卫也是微微欠身,以示歉意。
  不过这一刻却是没有谁再会抱怨,龙舒的无礼和傲慢。
  这等姿容要是轻易显露,绝对会造成大暴乱的,而龙舒选择清纱蒙面也是无奈之举吧。
  随着清纱的摘除,两方人马最后的一丝隔阂也彻底消除了。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好办得多了。
  “先前青山少侠曾言,众人齐心其力断金。”龙七道:“我以为既然如此,大家应该团结起来,凝成一股,不知千雨大祭司以为如何。”
  “这话很有道理。”千雨随即对身旁十二名护卫道:“现在起,你们就听从青山少侠和龙七的安排,务必完成这次的护卫任务。”
  “是。”十二人齐声领命。
  直到此刻,青山和龙七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夜如轻纱,四野一片灰黑。高岗之上只能隐约看见周围大地的轮廓。半空中,残月高挂,更显皎洁朦胧。
  高岗上两条小路,曲折蜿蜒,伸向了远方,犹如一条飘洒的玉带,显出一异样的柔美和涟漪。
  周围则是一片不算茂密的树林。林间则是四个相互环绕的营帐,整是商队的露营地。
  今晚是龙豪守夜,这也是野外露营最基本的防御措施。而龙豪选择的哨点则是枝繁叶茂的大树,这样更有利于隐藏自己,尤其是在黑夜之中更是如此。
  春日的深夜,微冷的清风,混合着林间花草特有的清香,还有篝火熄灭之后那残留的烟雾,扑鼻而来,让人有种深思晃悠的陶醉。甚至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就在此时,林子一侧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沙沙声。惊醒了几乎睡去的龙豪。
  这是怎么回事。一向警醒的自己,居然会在放哨的时候想差点睡去。
  这让龙豪情不自禁地吓出了一声冷汗。
  龙豪之所以成为夜晚的岗哨,除了那过人的身手之外还有那心思如法,谨慎沉稳的性格有关。
  这几样加在一起,使得龙豪成了守夜的最佳人选。
  惊醒的龙豪依然感觉随意浓浓。连眼睛都有些难以睁开。这让龙豪感觉很不对劲,可即使如此他还凭着强韧的意志睁开了眼睛,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仔细张望,朦胧的夜幕下,天地间的一切都很难看得真切,不过林间那几十道朦胧细小的身影却没能逃过龙豪的眼睛。
  啊。是敌袭。想不到片刻的大意却被人摸到了眼皮地下。
  大吃一惊的龙豪,连忙吹起了,警号。
  “呜呜呜。”一瞬间。急促的警号声响彻高岗。
  然而。想象之中全员戒备却没有发生。
  四个营帐没有任何反应,似乎里面的人都没有听到这声号角。
  “这,这是怎么回事。”龙豪大惊失色,为什么所有人都没有反应了。而此刻那股夜风之中特有的清香又一次飘进了龙豪的鼻孔里。让龙豪感觉一阵奇异的眩晕。
  啊。这是迷香。一瞬间,龙豪反应过来。可是这怎可能,自己什么时候种了迷香。龙豪弄不明白。
  要知道一般情况下,迷香只在密闭的空间里才会发挥作用,如果是野外这种空旷的地方,迷香很容易就会被吹散,就算是营帐里是密闭的空间,又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营帐里释放迷香呢。
  只是这一刻,龙豪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
  连忙从树上跳了下来。
  “哪来的贼子,居然用迷香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哈哈哈。”一阵得意的狂笑从从林间传来,随后几十名身穿黑甲的汉子涌了出来。
  因为隔得距离不远,所龙豪能清楚地看到这群人的模样。
  领头的有三人,一看便知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
  当中一人,身材雄壮,方头大耳,满脸横肉,让人看着就觉得心惊胆寒,身穿乌黑的钨钢战甲,手里的武器则是一把大得出奇的雪亮大刀,而右手却是扛着一面大盾牌。
  看来应该是盾战士。而且修为不低。
  左手一人身材修长,面貌惨白,却是两手各握一把短枪,虽然没有前一人的粗狂狰狞,却显得更为阴狠狡诈。
  右边一人却是虎背熊腰,整个人就像铁塔一般,满脸络腮胡子,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轮廓,可是那狂猛的气势再配上手里拿把大得出奇的炼狱战斧却让人一眼便看出这是一个力量型的狂战士。
  这三人随便挑出一个也足以和自己匹敌甚至更强,更何况一下子跳出了三个,而他们身后更有一群如狼似虎的帮众,少说也有**十号人。
  可是自己一方除了自己再无他人,而且此刻的自己还是头晕眼花,摇摇欲坠。
  直到现在,龙豪还是没想明白自己这帮人是怎么种的迷香。
  “好家伙,夜来香居然没把你放倒。”手提炼狱战斧铁塔大汉阴损地笑道。
  “你们到底是怎么下的迷香。”龙豪强人这眩晕的冲动,厉声问道。
  “呵呵。”那剧中的盾战士显然是这群人的老大,此刻却是一脸的得意洋洋:“大爷心情好,就让你死个明白,你们点火用的柴草便是我们事先预备 好的。”
  “啊,难道是那片枯林吗。”一瞬间,龙豪忽然想起了龙蟠几个收集柴草的情景。
  “现在想明白了吧。”手持短枪的那人一脸得色:“那片枯林可是掺近了不少的夜树藤 迷魂草,一旦被点燃就成了药性最为强烈的**夜来香,你我原本无冤无仇,奈何我们也是受人之托,今天撞上了只能算你倒霉了。”
  游侠世界,**这等下三滥的手段并不少见,可是一般出门在外的有经验的都对此有所防备。
  而一旦碰上经验老到的游侠,这些下三滥的迷香很难发挥作用。
  可是这帮人用药的手段却是如此隐蔽巧妙,居然让自己这帮人在不知不觉的状况下自己点燃了把自己给迷倒的迷香,这确实有些出人预料。一个不小心就载了跟头。
  只是现在才醒悟过来已经太晚了,更让龙豪吃惊的却是,这群人根本就是冲着自己这伙人来的。而且设下的圈套居然如此具有针对性。
  这隐藏在背后的敌人到底是谁。
  龙豪简直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大哥,更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一旁的帮众催促道:“营帐里还有几个姿色不错的娘们,嘿嘿还有龙家的大小姐,这样的货色可不是轻易能碰上的。”
  “哈哈,说的也是。”领头的汉子大刀一挥:“兄弟们动手,男的通杀,女的给我带走。”
  “是。”
  早有十几名黑甲大汉蜂拥而出。扑向了龙豪。此刻的龙豪昏昏沉沉,哪里还有还手的力气。
  眼看着那雪亮的刀光逼近,却是连动都动惮不得。
  难道就这么完了吗。心有不甘的龙豪奋起最后的力气,挥出了一剑,攻向了扑来的十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