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005伏击作战
章节列表
005伏击作战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005伏击作战
  五天后。的清晨。
  大陆某处荒野。
  冷风吹过耳绊静静的不时传来阵阵呜咽声,浓郁的晨雾,笼罩大地,为这苍茫的荒野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眼前则是一条清澈的河流,如玉带环绕,缓缓流过。只是现在可不是观光旅游的好时候。
  “你确定这是狼山?”
  荒野上一块兀立的大石碑,两个人正有气无力的趴在摊在上面。其中一个有气无力的问道,一边极不文雅地脱下了靴子揉着,几乎冒水的小脚丫。
  然后其中一人猛地抬头,望向了在大石周围转来转去,不住张望的第三人,怒目而视。
  “这个。这个应该是吧。”无伤有些尴尬无地自容地低下了头。
  “可是这地方哪里象山了。”无双愤愤不平“而且这块石碑上明明写着,白江。”
  传说中狼山乃是一座由五座奇险的山峰,并排而立的山脉,山势险恶。峰峦迭起。可是这里怎么看都不象。
  “还说,要不是你把地图弄错了会碰上这事。明知道我方向感不好,还让我带路,带路也就算了,还让我抄近路。”无伤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闻言,立刻有第二个人愧疚的地下了头:“谁知道地图也有错别字,回头我非拆了那家杂货店。”末了还小声地嘀咕着:“这盗版果然是没好货。”
  青山现在有些后悔了。
  这两家伙真的能找到那个所谓的狼山吗。自己还傻傻地把他们当成了经验丰富的老江湖。这次任务,前途渺茫。
  好渴,好饿。还有点冷。
  话说,整个行动也算是有模有样了,从战略制定到战术设定,都没什么问题。离开那罗城的第二天,三人便在枫林小镇的意外撞上了任务中的一支天狼兵团的分队。
  那时天狼兵团的小分队正押运着一批货物赶往,风城。
  这可让三人兴奋不已。于是很快便定下所谓的A计划(也就是打劫)
  经过分析之后三人决定在前往风城的必经之地狼山动手。那里也是唯一适合打伏击的地段。
  为了布置陷阱做好准备工作,三人决定连夜赶路,先一步赶到狼山。
  可惜计划比不上变化快。到了执行的时候却偏偏出了问题。
  而且还是让青山感觉最没面子的乌龙事件。
  因为他们迷路了。
  残酷的现实让三人暂时打消了相互抱怨的冲动。摆在眼前最大的难题。
  “现在该怎么办。”青山有气无力。
  “见机行事。”姐弟两几乎是条件反射。异口同声。
  好强,不愧是双胞胎。青山算是彻底死心了。
  就在三人互相抱怨的时候,青山忽然听到了一阵奇异的水声。顺着水声传来的方向看去。朦胧的晨雾之中似乎有一条船正逆水而上。
  “有船。”青山。
  “好像是货船。”无双道。
  “没有兵团标志。”无伤有些失望:“看来是小商贩的货船吧。”
  “慢着,那人好像是天狼兵团的厉山。”无伤眼睛贼亮。
  船上的人似乎听到了是什么望向了这边。
  三人连忙躲在了石头后面。
  “真的是厉山吗。”无双道。
  无伤道:“那家伙在天狼兵团可是很有名的龙组高手,我也见过几次,绝对不会认错。”
  “这么说,这艘船应该是天狼兵团的船。”青山分析道。
  “错不了。”无伤肯定道。
  “天狼兵团行事嚣张,走路几乎横着走。”无双疑惑道“可这船居然没挂起帮派标志,显然是不想认人知道这是他们的船。”
  “有问题。”无伤道。
  “而且是大问题。”无双两眼发亮。
  “看来这船上装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青山道。
  这一意外发现立刻让三人兴奋不已。
  什么叫歪打正着,什么叫天无绝人之路。什么叫天上掉馅饼。看三位那模样就知道了。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无双一扫先前的颓废,犹如发现了母鸡的小狐狸。
  “怎么干。”无伤道。
  “还能怎么办。”无双咬牙切齿道:“杀光 强光 烧光。”
  青山有些吃惊,这丫头好重的杀气。
  不过通过这几天了解,青山也知道不少关于龙旗兵团和天狼兵团的恩恩怨怨。总之就是那种恨不得将对方杀个精光的深仇大恨。这这种刻骨铭心的仇恨,绝不亚于中国人对小日本的仇恨。而且根本没有任何转圜和调解的余地。所以这小丫头这通杀不留,能抢就抢,抢不走的也是一把火烧个精光。
  不过青山也不介意这些。在军中青山也参加过不少的大战。强大的拉姆军团。然而无论是对手是谁。是人还是其他生物。,在军人眼里生命也不过是一组毫无意义的数据。判断的标准只有敌和我。
  为了任务,为了胜利,任何的牺牲都是值得的。这就是军人的铁血作风。
  而猛犸森林的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弱肉强食的杀戮之中,对于所谓的道德底线早就变得麻木不仁了。只不过杀戮的对象换成了和自己一样的人类罢了。
  只要不是和自己关系亲密的,管他们是死死活。
  “具体点。”青山道:“怎么杀,怎么劫。”
  虽然青山是个军人,奈何这个世界并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很多常识都还没弄清楚,也因次制定作战计划的还是交给了这两个新嫩菜鸟。
  “那得看船上有什么人。”无双一副经验老道的模样:“把情况弄清楚再说。”
  “恩。”无伤也是连连点头“弄清楚再找个地方打伏击。”
  这两家伙还不笨嘛。至少还懂得知己知彼。这让青山对他们的信心有增加了那么一点点。
  连云山脉
  茂密的的林木,遮天蔽日。连绵的山脉,无数奇峰如剑般,直插云霄、淹没于那朦胧的云烟之中,显得异常空灵和飘渺。
  悠悠白江,如玉带相绕,穿行于群峰山谷之间,为那一座座剑峰般矗立于天地之间的,雄奇险峻之余又平添—些妩媚旖旎。
  大江上一艘大船,正缓慢地游移于平坦的白江之上。
  厉山手按剑柄,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悠闲地打量着两岸青山绿水的如画美景。河水缓流,清可见底,不时能看见几尾金色的游鱼欢快的嬉戏追逐。
  半空飞落而过鸟儿也不时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名叫。轻松欢快,就如此刻厉山的心情一般。
  心情好自然看什么都觉得顺眼,当然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船舱内,捆着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孩。厉山阅美无数,可是却从没一个女孩能她这般令人一见难忘。
  可惜的是,这样的美人并不属于他,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吧。就算他身为兵团之中最强精英。龙组战士 实力高达19级的银剑战士。也不可能。
  身份和地位的差距,注定了他一辈子也别想有机会拥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
  在天狼兵团,少当家厉豪有着神一般不可侵犯的权威,他看上的女人,别人想都别想。对于少当家那不同于常人的冷酷和残忍厉山同样非常清楚。
  不难想象这个女孩落到了厉豪的手里,会是怎样的下场。
  这使得厉山那痴迷的目光之中多了几丝怜悯。
  和厉山有着同样心思的还有另外两人厉飞和厉云。不过他们的目光之中除了几丝怜悯之外更多了一些其他的什么。
  这两人同样是兵团之中不可多得的好手,否则少当家也不会选他们两个和厉山担任这次的绝密任务。
  虽然只能看,不能吃。却这并不影响两人的心情。时不时地对这美人瞄上几眼,并发出阵阵怪异暧昧的笑声。这也是他们除了看风景之外唯一可打发时间的消遣了吧。
  少当家看上的女人自然得小心“保护”至少在送天狼城前绝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蔓布的阴影下,女孩一动不动地缩成了一团。头发微微有些零乱,双眸紧闭,有着一种清纯而柔弱的美,犹如睡莲一般,让人产生一种心痛的怜惜。只不过他们都很非常清楚,那看似柔弱的身躯里所蕴含的是何等可怕的力量,要知道为了抓到她,天狼兵团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整个小队一百名好手几乎全军覆没。
  要不是少当家亲自出手恐怕死伤还会更多。
  当然不管怎么说,最终的结果还是天狼兵团取得了胜利。这才是最重要的。
  船依旧缓慢而平稳地游动着。
  而平坦的江面不时从上游方向飘过一些凌乱的杂草和树枝什么的。
  这并没有什么异常。
  只不过这些树枝杂草了之中却有一株树枝明显是违反物理学的力学作用,居然夸张地转了一个大弯随后靠向了大船。只是在茫茫的江面上着一奇怪的变化根本不足以让人察觉。
  至少厉山他们都没发现这一怪异的情形。
  这里是白江段的六和道。属于天狼兵团的活动范围,等于是天狼兵团的后花园,很难想象在这里会出现什么状况,所以三人都很悠闲。
  不过身为佣兵的习惯还是让他们时不时环目四顾注视着周围的状况。而厉山警戒的范围正的船头方向。
  眼前依然是青山绿水,满目春色,似乎看不出什么不妥的地方。
  可就在此时。
  “哗……”一声水浪激荡的轻响。
  靠着船舷的几株枯枝树叶忽然炸开,卷起了一阵浪花,水珠亮起一幕晶莹劈头盖脸地直逼船首厉山面颊。
  更可怕的伴随而来的那股杀气。
  狂烈,暴虐,犹如紧盯着猎物的魔兽一般,让人肝胆欲裂,浑身上下几乎痉挛麻痹了一半。
  “啊。”事发突然,让厉山吃惊不小,同样也惊动了厉飞和和厉云。
  常年刀口舔血,摸爬滚打的佣兵生涯使得三人直觉地感觉到了情况不妙。好浓好烈的杀气的杀气。
  更可怕是那惊人的速度。混合着飞溅的水花,朦胧的残影凭空出现。
  反应古来的厉山本能地弹身爆退。同时伸手拔剑。
  然而却没来得拔出长剑。水花之中闪电一般闪飞出了一抹奇异的黑色幽光。
  是剑光,黑色的剑光,奇快无比。更为诡异的是,这力道惊人的一剑居然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否则以厉山的修为绝不会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噗嗤。
  一阵刺骨的冰凉传来。厉山清楚地感觉到了喉管似乎被什么给割开了,整个人身不由己地飞了起来身体似乎失去了重量,厉山肯定自己从来没有飞过如此之高。随后他看见了不断翻转飞舞 血色朦胧的天宫,同时也看见了一具无头的身躯正以怪异的姿势兀立船头。
  好快的剑。这是厉山脑海里最后闪过的年头。
  所有的一切都在眨眼的霎那间发生了。纷飞的血色迷雾之中,厉山那悟透的身躯依然徒劳地维持着拔剑的姿势。
  厉飞简直不敢相信。
  这可怕的杀手只一剑便削了厉山的脑袋。
  而此刻的他才刚刚来得及把出腰间的佩剑。
  嗖。那激荡的水花蕴含着强劲的力道扑面而来。模糊了他的视线,更让他下意识地微微闭眼,否则只凭这水珠便足以击碎自己的眼珠。
  不过在同一瞬间,厉飞也扫出了一道浑厚的半月。他相信无论对手的速度再快,这道半月足以令他无所遁形。
  事实也正如他所预料。
  “轰……”
  飞出的半月,将那强劲的水珠击得粉碎,然而穿过的却是一道虚幻的残影。在天狼兵团,厉飞也算是速度型的顶尖高手,然而此刻的他却连对手的身形都没能看清。
  神秘杀手,以惊人的速速闪过半月的拦截,却并没有攻向厉飞而是顺势扑向了另外一侧正在赶来的厉云。黝黑的剑光,再度闪出一道诡异剑迹。幽灵一般刺向了厉云的咽喉。
  这一变故同样出乎两人的预料。
  原本想要支援厉飞的厉云因为冲击的步子太快,收势不住更好迎面撞向了闪电迫近的黝黑剑锋。然而身经百战的厉云,根本毫无惧色,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长剑轻舞,强劲的斗气在一瞬间卷成了一条斗气长龙,迎向了这破空飞来的一剑。
  这集攻防于一体的招数正是厉云的招牌绝技——剑气长龙
  另一边。
  半月落空的厉飞吃惊不小,不过他的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几乎在落空的同时变看穿了神秘杀手的意图。
  很鲜然这神秘的杀手打的是出其不意,各个击破的注意。利用两人之间的站位差异,想要先杀死其中的一人。
  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他逃脱,所以这刻厉飞不得不出剑,而且还是最快,最绝的一剑。
  “紫电惊鸿。”
  剑气如虹。快逾闪电。
  “紫电惊鸿。”是厉飞的拿手绝技,也是厉山斗气技巧的巅峰极致,无论是速度还是精确度都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
  以厉山的修为,甚至能凭借这一绝技斩杀,飞翔于天空迅捷灵巧的飞燕。所以厉飞有绝对的自信,神秘杀手绝不可能躲过。
  更何况他的前面还有个实力绝不亚于厉飞的厉云。
  剑气长龙——紫电惊鸿。
  两大杀招,暴起发难,同时攻到,瞬间形成了一个巧妙的杀局。
  这便是厉飞和厉云的默契。
  然而神秘杀手的背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在电光火石的瞬间,诡异的一个鱼跃冲顶。身体前倾,飞扑而出。
  那犀利的剑气长虹几乎贴着他的背脊,飞掠而过。更要命的是这道剑气却因为意外落空,却因为角度重叠的关系撞向了厉云。
  “啊。小心。”厉飞惊声大呼。
  厉云剑气长龙,没能击中神秘杀手那诡异无比的黑色剑锋,却被神秘杀手身后突然杀出的这这道剑气给撞了个正着。
  不过这一切似乎早在预料之中。
  冷哼一声,厉云那飞出的剑气长龙轻轻一卷便卷中了迎面飞来的剑气。两道强劲的剑气并没有因为剧烈的撞击而爆炸开来,反而更像两股会合的江流。厉云剑上的剑气长龙在一瞬间变得更加的耀眼夺目。斗气能量更是疯狂飙升。
  这便是厉家的斗气绝学之中的冰川合流
  冷哼声中,厉云扑进的身躯,鬼魅一般飘向了左侧,同时光华暴涨的剑气长龙扫向来那鱼跃冲来的神秘杀手。
  天狼兵团号称飞云双子的黄金组合,厉飞和厉云的飞云合击。两人修炼都是同一种属性的寒冰斗气。所以可以轻易融合,借用彼此的斗气能量。
  便如此刻。厉云不但轻易化解了危机而且还借用了厉飞紫电惊鸿的强劲斗气,变招迅速,如行云流水。
  然而他们快,那神秘的杀手比他们更快。几乎是在剑气长龙扫出的瞬间。那神秘杀手便骤然一个蹬踏点地。速度暴增。更为诡异的是那原本直线飞掠的身影也在瞬间,骤然变相闪出了一道C型的幻影,闪开了厉云的剑气长龙,之后更是精准地犹如,一枚飞弹一般,撞向了飘身左闪的厉云,而且原本刺向咽喉的诡异剑迹却因为姿势地改变骤然下沉,刺向了厉云的小腹。
  这一切变故根本让人防不胜防。这神秘杀手的速度简直是快得离谱。
  厉云只能狂吼一声,强劲的斗气骤然转化为护体斗气,浑厚的护体斗气瞬间撑起。对于自己的防御能力,厉云有这绝对的自信,要知道他身上穿着的可是以防御力著称的天狼战甲,至少能抵抗16级高手的全力一击,再加上自己的护体斗气。防御力至少可达到20级。
  除非对方的实力远超自己,达到了20级,否则绝不可能攻破自己的防御。
  碰。避无可避的厉云终于被那低飞而来的剑锋撞个正着。
  然而那黑色剑锋,根本没有丝毫的阻滞。直接穿过了厉云的护体斗气,随后更是速度不减直接贯穿了厉云的天狼战甲。
  “啊。噗嗤。”凄厉的惨叫,黑色的剑锋瞬间穿过了厉云的身躯而惊人的穿透力使得这道穿体而过的剑势,去势不减,直接把厉云带着撞向了船舱的木板给撞开了一个大洞。
  而劲剑穿胸再加上着狠命的剧烈撞击,厉云当场喷血,身亡。
  “啊。这这怎么可能。”
  厉飞简直惊呆了。
  厉云居然没能抗住这一剑。
  厮杀半生,厉飞见过的强手不计其数,可从来没有见过有谁的力量如此变态,只是一招直刺却连银剑战士引以为豪的天狼战甲加上全力催发的护体斗气盾都无法抵挡。
  能够攻破这样的防御,那说明这名神秘的杀手,至少具备了20级的修为。
  可如果真是这样,以他的实力根本不用伏击自己,只要正面发动攻击,自己一方的三人根本无法抵挡啊。
  这一切也不过是在一瞬间的念头。
  然而兄弟的惨死更激起厉飞拼死一战的死志。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飞身扑进。
  “去死。”
  银色长剑,闪电飞劈向了神秘杀手的脑袋。悲愤欲绝的厉飞,不顾一切,这含愤而出的一剑凝聚了厉云所有的力量。
  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堪称巅峰极致,正是厉家寒冰战技之中的杀招。
  破雪狂攻
  这一刻那神秘杀手刚刚杀死了厉云,根本来不及拔剑撤退或防守。
  可就在此时。
  诡异的寒芒骤然闪现。一枝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利箭,瞬间出现在了厉飞的咽喉。快、准、狠。更诡异的是连一丝的破空声响和预兆都没有。
  是无声箭。
  无声箭。箭出如电,巧无生息。取人性命于无声无息,正是那罗一族除了破军战法之外的又一绝技。
  厉飞根本连反应的意识都没有。
  噗嗤。一阵剧痛,随后喉咙不受控制地冒出了阵阵血泡,而呼吸瞬间变得困难,而后脑海里便是一片空白。
  是那罗一族。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