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星际屠龙战士

宇宙时代的工程兵青山,在一场意外事故中,飞船坠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002拉顿再现
章节列表
002拉顿再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002拉顿再现
  吼 吼 吼。
  一阵沉闷的模糊的狂吼骤然传来。
  这吼声大得出奇。青山甚至感觉整个洞壁都在不住颤抖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山大吃一惊当下连忙跑出了洞口。
  到处是猛兽沉闷的吼叫声,甚至在南方的村庄也传来阵阵惊慌失措的叱呵声,很显然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某种可怕的变化。
  青山能清楚地感觉到,无论是动物 还是那些“村庄”里的村民们都在非常的恐惧。
  大老虎沉闷的咆哮,还有远处村民们那阵阵吃喝声都显得惊恐万分
  整个世界被一股浓郁到了极点的杀伐之气所笼罩。
  吼吼吼。吼吼。在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对于青山而言绝不陌生。
  这熟悉的气息,这几乎令人窒息的恐惧和战栗,在青山的记忆之中只有一种生物能够拥有。
  那就是强大到足以和陆战坦克钢瓦纳正面抗衡的恐怖生物。
  拉顿。没错这熟悉的吼声,青山绝不会听错。拉顿之中可怕杀手,又被军中称之为捕食者。
  这种恐怖的生物,会攻击所有在它感知范围以内的生物。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世界居然还存在着拉顿巨兽。
  一时间青山为自己的推测给惊呆了。
  难道那只逃逸的拉姆居然降临到了这个星球。
  一瞬间,青山忽然想起,军部曾经发布的那一则关于运载拉顿母兽遭遇流星雨袭击而失踪的内部报道。
  想到这里,青山只感觉一股冰冷的寒意直透骨髓。
  然而,伴随而来的却是一股无法压抑的欣喜若狂。
  要真是那样,那么运送那只拉姆的飞船应该也和自己 一样坠落在了这个星球的某个角落。或许那辆飞船已经损毁,可如果那辆飞船还完好无损的话,那么自己不就可以用它返回外太空了吗。
  是的,一定可以这样。
  只是一想到即将面对是强大的拉顿。青山这狂喜的心情瞬间冷却了下来。
  拉顿的强大是不容置疑的。以青山对拉顿的了解
  不出十年,这个星球绝对会变成一个生机绝迹的死亡星球。
  是的。
  拉姆的存在就是为了毁灭。
  毁灭一切文明。
  哪怕降临到这个星球的只有一只拉顿母兽也足以毁掉这个星球。
  没人可以想象拉顿是一种怎样强横恐怖的生物。
  哪怕是拉顿之中战斗力最为弱小的捕食者,也能凭借着利爪硬生生地撕开一辆轻型陆战坦克钢瓦纳。
  而被它们的装甲系统所强植培育出来的生化人也就是被军方称之为刀锋战士的 变异拉顿甚至能凭借一把重剑把一辆纳斯卡级战舰斩成两段。
  这恐怖的破坏力。
  连线现代科技依然无法解释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力量,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那些村庄里的“村民”们有多强,“它们”也绝不是捕食者的对手。
  因此“它们”死定了。
  不知为何,现在的青山一点兴奋的心情都没有。
  甚至还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或许要不了多久,自己也会被,捕食者给杀死吧。
  可以肯定,这颗行星上的拉顿,绝对是那只失踪的拉姆所繁殖出来的。
  真是想不到,仅仅只过了一年,它居然繁殖已经繁殖出了捕食者,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捕食者被繁殖出了多少只。
  该死的,要是现在有一辆钢瓦纳,绝对可以把它干掉。
  可现在却是毫无办法了。
  青山有些挫败的瘫坐在了地上,即使不用去看,青山也知道那绝对是一场恐怖的大屠杀。
  这样的情形,青山见得太多了。
  甚至已经习惯麻木了,人类扩展的殖民星球在银河系就有十个,其中六个就是被拉顿捕食者给直接毁掉了。
  就连人类的大本营,地球的部分地区也遭受了拉顿的攻击。
  而青山的父亲 母亲 还有妹妹就是 在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给拉顿捕食者所杀死。为了给亲人报仇,同样也是为了人类最后的生存空间,青山加入了军队。成了一名战士。
  很快远处的嘶吼,惨叫平息了下来。
  沉闷的轰鸣迅速远去。直到彻底消失。
  青山知道,那个“村庄”完了。
  看来是时候行动了。
  当然青山并不打算猎杀捕食者,就算他想也没有那个能力。
  青山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想通过捕食者来寻找拉姆。
  要知道,拉姆本身就具备了不亚于人类的智慧。甚至可以说,拉姆本身就是一种人类。
  它们的刀锋战士和人类有着一样的外形和容貌。
  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
  青山可以肯定,那只存活下来的拉姆应该还呆在那辆飞船内。
  如果那辆飞船还没坠毁的话。
  不过这样的几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却是青山最后的一线希望,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只拉姆。
  青山仔细地分辨着。
  声音的方向应该是朝着南方消散,可见捕食者应该是向南方移动了,如果能跟着捕食者移动的踪迹,或许可以找到拉姆的所在位置。
  就算真的碰上了拉姆,青山还有这最后一张王牌,那便是蓝月所控制的武装卫星。真要是被逼急了只好动用这可怕的终极力量了。
  要知道武装卫星的镭射激光威力之强足以毁灭一个星球。对付拉姆自然是绰绰有余,然而让青山头疼的,正是这可怕的武装卫星,威力太强了,反而不好控制。
  如果自己身处卫星之上当然不用顾忌这么多了,可是如今的自己却是身处地面。
  一个不小心,武装卫星的火力也会把自己和这颗星球也一起干掉,那可真是连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看来有必要对武装卫星的火控系统做出一番改动才行。
  至少要把镭射激光的火力调到最低点。
  这样哪怕是到时候调用了武装卫星的力量也不用担心把这颗星球毁灭掉吧。
  “把所有火控系统的输出功率,调到最低点。”青山命令道
  “是,武装卫星 双子座 金牛座 狮子座 处女座 火控系统设定为最低发射功率。”蓝月发出了控制电波随即道:“火控系统调试完毕,是否进行火力测试。”
  “不用了。”青山否决了蓝月的提议。
  开玩要是被军部发现自己擅自启动武装卫星的镭射火炮,那还得了。就算以后回到了部队也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
  当然如果自己能找到那只逃逸的拉顿母兽,可就另当别论了。
  想到这里,青山立刻开始行动。
  墙角里唯一剩下的一捆玉米,被放在了军用背包里。虽然这个背包装不了多少东西,可是能装多少算多少了。
  除了装满玉米的军用背包之外,青山也很犹豫是否要把那个纳米工具包带上,里面可都是自己吃饭用的家伙。
  虽然现在已经不在卫星上了,可是工程兵的职业习惯还让青山下意识地把纳米工具包带在哦身上。反正这纳米工具包也没多大,就和手机一般大小可以挂在脖子上。
  半小时后。青山来到了过去无数次光顾过的“村庄”
  看到的只满地的尸体,残破之体,散落的内脏,还有那刺鼻的血腥,几乎填满了周围的每一寸空间,说不出的血腥恶心。
  整个村落,仿佛变成了一座修罗炼狱,到处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虽然对于眼前的一切早有预料,可是青山还是忍不住一阵胃部抽搐。
  不过以青山过去的经验立刻判断出,袭击这个村庄的捕食者应该只有一只。
  可哪怕只有一只,对于这里的“村民”们而言也绝对是不可战胜的。
  以铁器时代的所锻造出的武器是不可能,伤害到捕食者坚硬皮甲的。
  该死的拉顿。
  青山很快分辨出了捕食者遁去的方向。随后追了上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青山一直沿着捕食者所留下的痕迹继续追踪。
  只是以青山步行的速度自然是不可能追得上捕食者的步伐,因此直到现在,青山依然没能看见捕食者的影子。
  一个月后,青山完全失去了它的踪影。
  这让青山大为懊恼,捕食者的速度绝不亚于一辆轻型战车,哪怕是在密林之间,它们的速度也是非常惊人。
  能够连续追踪一个月,已经是青山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而连续一个月下来青山几乎是日夜不停地追踪着捕食者,整个人早就变得疲惫不堪了。无奈之下只好,爬上了以颗大树休息片刻。
  或许是捕食者在前开路,以至于青山一路行来甚至连一只活物都没看见。
  要知道,捕食者的气息是非常恐怖的,而且发散的范围极其广泛,来到这个世界也只有一年之久,使得青山很清楚这个世界的生物对于杀气也非常的敏感,更何况以捕食者这等恐怖的杀气足以让所有生物远远躲开了。
  而此刻的青山,身处密林之中,也正是这片密林,彻底断绝了捕食者的踪迹。
  只不过让青山觉得奇怪的是,此刻的这片密林,似乎显得太过小巧,纤细了。
  是的。在此前,青山一直呆在那个山洞里。
  而山洞的周围无论是 植物还是 动物都大得出奇的。
  相比之下,眼前的这片密林反而显得非常的小巧,袖珍。简直就是。以至于这看起来和地球差不多的高达的树木,在青山眼里也变成了这洪荒世界的迷你型森林了。
  只不过青山也不不上想那么多了。
  现在该怎么办。
  难道还要回到那个山洞吗。
  一时间青山也感觉有些进退两难。
  这个星球青山了解的并不多,而唯一称得上是安全的,也只有那个藏身了一年之久的山洞。
  可是好不容易追踪到了这里,想要在度掉头回到那里,青山还是很不甘心。
  然而,只要一想到这个世界的恐怖生物,青山就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捕食者的气息已经消失,那么不久之后这片林子将会再度恢复以往的生机,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可怕的生物,青山根本无法想象。
  更何况眼前的环境和先前那片巨大的森林完全不同,那么这片区域的生物到底是模样,青山也无从猜想。
  对于未知的事物人类总是有着某种莫名的恐惧,青山也是如此。
  思前想后,青山还是决定继续追击。
  奶奶滴,管那么多。索性一直朝南方走吧,以捕食者的移动路线来看应该是直线朝南而去,或许到了前面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
  至于沿途会碰上什么,只能听天由命了。如果不能离开这鬼地方,那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打定主意后的青山不再犹豫迈开步子朝着南方继续进发。
  五天之后,眼前依旧是茂密的丛林,青山居然还没走出这片森林。这让青山有些沮丧。
  不过青山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路上虽然不时遭遇各种猛兽的袭击。然而相比之前所遇到的些大得出奇的家伙,这几天所遇见的几乎可以看成是迷你型的生物了。
  虽然它们的长相五花八门,可是无论是体积还是力量都远远不如先前所遇见的那些生物,长的像老虎,头上却长着脚。
  长得象狼,但是却有能爬树,长的象大象,但是身上却布满了鳞甲,等等古怪的生物1
  然而无论他们的长相有多古怪,力量却没先前所遇见的那些大得出奇变态生物那样强的离谱。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青山也知道这些个小家伙发出的攻击,威力还不小,要不是青山早已经今非昔比,恐怕还真对付不了他们。
  还有不少性情暴躁,凶猛的食肉者,不过在青山眼里,根本就构不成什么威胁,青山随手挥出一剑便能将它们轻易分成两半。
  这使得青山安心了许多。
  看来这林子变小了似乎生活在这里的生物也相应地变小了啊。以至于自己在先前所练就的一身本领,几乎可以再做了横着走了。
  山中无老虎 猴子称霸王吗。想不到老子也有耍横的一天啊。
  一时间,青山有些自嘲。一边茫然地四处打量着,一边啃着手里的烤肉,这几天总是会有些不开眼的家伙自己送上门来,青山连弓箭都没有动用,便轻易的杀死了这些生物。
  手里的肉块正是一只长得象老虎一样的古怪生物,这家伙很显然是把个头娇小的青山当成了猎物,却没想自己反而成了青山的猎物。
  让青山没想到的是,这看起来面目狰狞的“小家伙”味道不错,肉质鲜美,双嫩可口。让青山还吃上了瘾。
  这段日子可算是青山来到这个世界里最安逸悠闲的一段日子。
  此时青山整津津有味地撕咬着手里烤的冒油大肉块。
  忽然听见一阵阵沉闷的狂吼声,隐约还能听到阵阵惊呼声。
  奇怪。听起来好像是人的声音。
  只是这个世界有人类吗。
  一时间青山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去看看呢。
  思前想后,终究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管它呢,只要小心点应该没事,要真是此前所遇见“它们”自己躲开就是了。
  打定主意的后的青山不再犹豫,飞快地跑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方向。
  吼。吼。
  十几只猛犸狼兽,疯狂地咆哮着。狰狞的獠牙,嗜血的双瞳,还有那浓重的喘息声和狂暴的低吼。
  “啊。哈哈.....。”少女些心虚地打量着眼前这十几个大家伙:“我说,狼大哥,你们看我人小,肉也少,行行好,放过我吧。”
  恩 喝喝。
  回答少女只是一声声,低沉的狼嚎,还有滴滴嗒嗒砸落在地上的口水声。很显然,眼前的小家伙个头虽然小了点,不过胜在肉质鲜美,爽滑可口。
  再说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何况还是自己送上门来的,没有道理白白放过。
  所以这十几只猛犸狼兽,虽然好奇于眼前的小姑娘那不合常理的反应,可依然还是不紧不慢地围着小姑娘,打圈圈。
  对于小姑娘嘴里念叨的是什么它们自认是听不懂,只不过野兽的直觉和本能使得它们清晰地感受到眼前的小家伙,不同寻常。
  至少在小家伙身上,它们感觉不到丝毫的恐惧和慌张。甚至隐约开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所以它们非常的谨慎,非常小心。
  狼本来就是残忍 狡猾 多疑的生物,即使力量强横的猛犸狼兽也绝不例外。
  只是打量了好一会,它们依然看不出什么名堂,所以它们决定试探一下。
  打头阵是一头毛色发青的猛犸狼兽。
  只是一个纵身,那雄健的身躯便如闪电一般,扑向了小姑娘。
  雪白的狼牙,猩红的舌头,还有那幽光闪闪的狼爪,无不显示着身为狼中之王的猛犸狼兽那无与伦比的矫健和凶猛。
  要是被这钢爪划上一下,哪怕是铁骨钢筋也非得,撕成碎片不可。
  “破甲剑气。”
  早有心理准备小姑娘,也只好,发动了攻击。手里的大剑瞬间展出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
  碰。轰隆。
  强劲的剑气,炮弹一般狠狠地撞上了凌空飞起的猛犸狼兽。
  扑哧。嗷唔。
  猛犸狼兽发出了一声怪异的惨叫,巨大的身躯仿佛撞上了一堵钢墙一般,随即狠狠地弹了开来,之后重重地砸落在地。
  而身上依然被一道道诡异,耀眼的白芒所缠绕着。猛犸狼兽那雄健的身躯依然在微微地抽搐,扭动着。随后便一动不动。
  然而那凄厉,急促的惨叫却透出一股异样的阴森和诡异。
  嗷唔。
  看出了眼前的小家伙不好对付。所有猛犸狼兽都吓得连退了好几步。可依然不肯离开。反而发出了阵阵凄厉的狼嚎。
  狼性记仇。
  哪怕是拼着一死也一定要让仇敌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仅仅只是微微犹豫了一会。
  便又有三只冲了出来。
  三只大狼。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品字阵型,旋风一般扑了上来,不但如此,在高速的跑动中三只大狼的身影也在飞速变化着奔跑的轨迹。
  很显然它们想凭借着高速的不规则的跑动,来避开小姑娘的攻击。同时欺近身前,发动致命一击。
  “好家伙,再吃一招。”小姑娘脸色微变,翻飞挥又是三道剑气拦腰扫出。
  这速度快得惊人。
  嗷唔。
  三匹大狼,同时发出急促的狼嚎,居然在同一瞬间,飞速闪开。
  然而还是慢了一拍。
  两声凄厉的狼嚎中,又是两道雄健的身躯,飞速弹开。
  然而还是有一只,躲过了攻击。
  “啊。惨了。”小姑娘脸色大变,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斩出的大剑迅速翻转,同时运转体内斗气能量。
  娇喝声中,小姑娘周身上下,忽然炸开了一团耀眼个光盾。就想一巨大的金蛋一般将小姑娘紧紧地罩在了中央。
  一道灰影瞬间撞上小姑娘架起的大剑之上,正是先前躲开了攻击攻击的那只大狼。
  犹如被一脚踢飞的皮球一般,大狼那雄健的身躯居然被震飞了老远。
  然而大狼这一撞力道何止千钧,小姑娘扛着大剑的身躯,同样也飞出了老远。随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啊。好痛。
  这下砸得可不轻,饶是小姑娘修为不俗也被震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浑身上下更是几乎散架一般痛得要命。
  嗷唔。
  一击得手,大狼不做任何停留,立刻飞身扑了上去。
  “该死的,本姑娘可要用绝招了。”小姑娘,脸色苍白,嘴角挂血,而身上的金蛋也在瞬间消散无踪。
  生死存亡关头,小姑娘根本顾不上再有所保留,斗气瞬间催发到了极限。
  “苍龙出海。”正当小姑娘打算祭出最后的王牌。
  空气中传来一声奇异的波动。
  嗖 。扑哧。
  猛然间一阵尖锐的破空呼啸骤然传来。
  吼。猛犸狼兽那巨大的身躯仿佛被一把无形的重锤击中了一般,身不由己地飞了起来。
  碰随后重重地砸落在地。
  “啊。”突如其来的巨变弄得小姑娘一头雾水。不过小姑娘很快也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身前居然凭空出现了一道蓝色的身影。
  而被他一拳干飞的猛犸兽的脑袋上已经爆出了一个血洞,红色的液体如喷泉一般,不住冒出。
  “啊。好 好厉害的拳劲。”
  小姑娘大吃一惊,这。这真是人类的力量能办到的吗,在那一瞬间,小姑娘甚至连一丝斗气的波动都没感觉到,很显然眼前这人只凭借强横的肉体力量便一拳打死了这匹猛犸兽。
  吼。同伴的惨死激起了其他猛犸兽的凶性,十几道犹如十几道灰色的闪电一般,射向了突然出现那道蓝色的身影。
  哼。
  嗖嗖嗖嗖。
  蓝影晃动的瞬间,黑芒闪现。犹如夜空中闪现即逝的黑色流星一般。
  没有人能形容这是一种怎样的速度和灵动。小姑娘甚至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那道黝黑的幻影便瞬间隐没。
  扑哧 扑哧 扑哧。轰隆隆。
  血雨纷飞。之后是重物砸落地面的轰响。
  十几只猛犸兽,毫无预兆地,失去了平衡,以诡异无比的姿势,砸落地面。溅起阵阵飞扬的尘土。而直到这个时候,小姑娘才看清,每只猛犸兽都被分成了两半。
  凌乱的内脏,还有那鲜红的液体,散落在了林间的每一处空间。
  “。。。。。。。。。。。”
  突如其来的巨变让所小姑娘目瞪口呆。
  甚至连惊呼都忘记了。
  “好。好厉害。”许久之后,这小姑娘才一脸见鬼的表情呆呆地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物。
  老天,这突然出现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只一剑便连杀了十六只猛犸兽,这等恐怖的实力几乎相当于20级剑士的修为。
  而且从头到尾都没感觉到一丝的斗气波动,居然只凭借这强悍的肉体力量和一把剑。
  然而更令小姑娘吃惊的是,眼前的人居然是大陆罕见的黑发 黑眼 不但如此,看他的年纪顶多也就十六岁的样子,身材适中,看起来并不是那种非常孔武有力的人,甚至比一般的战士还要瘦弱,纤细许多。
  要不是亲眼所见,小姑娘几乎不敢相信,这副看似瘦弱的身板居然隐藏着完全不同比例的恐怖力量,只是眨眼间杀死了十几只猛犸兽,而且还是采取的一刀两断的强横手段。
  “多谢阁下出手相助。”小姑娘有些结结巴巴。
  “@#¥¥%……”青山一脸疑惑,根本听不懂眼前的小姑娘在说些什么。
  不过当他看清眼前的小姑娘的时候还是被电到了
  乖乖。好个卡通美少女。
  小小的鹅蛋脸,秀气的尖下巴。
  双眸如星的蓝色大眼睛,挺直娇小的鼻子,再配上一头蓝色扎成了两条大辫子的长发。
  简直和漫画里的美少女战士月野兔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老实说,在地球的时候,青山看过的美女可谓不计其数,然而那些美女或多或少都有些人工雕琢的成分在里面。
  要知道32世纪的整容科技是难以想象的,尤其是韩国,哪怕是一头霸王龙,经过他们一整立刻就能变成一个绝色大美女。
  以至于很多男同胞对于所谓的美女早就免疫了。
  天然的 还是改装的,恐怕也只又等到孩子出生了在知道吧。
  只是眼前的美少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经过整容整出来的,这可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青山还是第一次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这少女猛瞧,完了,完了,天底下怎么可以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而且还是纯天然的。
  只不当青山看见小姑娘右手轻巧地提着那把和自己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大剑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吓了一条。
  虽然不知道那剑到底有多重,可是看着地上被炸开的几个大坑,青山还是不难想象这剑的分量恐怕绝不亚于自己手里的轩辕重剑吧。
  当然在青山直愣愣的瞪着小姑娘的时候,小姑娘也是毫不退缩地打量着眼前的怪家伙。
  无论是黑发 还是黑眼,在大陆上都是非常罕见的,而这两种特征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更不可能了。
  因此,对于眼前的家伙小姑娘也是非常的好奇。愣是从头到脚看了遍。
  “*&……%#”小姑娘道。
  “对不起,我听不懂。”青山习惯的以汉语回答。
  听不懂。
  ”小姑娘,灵动的大眼一转:“*&…………%¥”这回说的是赤月帝国的官方语言。
  “*……%@。”青山依然摇摇头。还是听不懂。
  “(*&¥#@。”小姑娘不信邪再一次开口白日帝国语言。
  “...%¥#@。”青山摇摇头,要真能听懂,才见鬼了呢。
  ...................
  十分钟后,小姑娘一脸挫败的望着眼前这古怪的家伙,就在此前,小姑娘已经把自己所知道了大陆十六个国家语言全部试了一遍,居然没有一种是这家伙能听得懂的。
  而青山也是一脸郁闷。
  你说好容易碰上这么个同类,愣是什么都没听懂,这还真是........
  当然天无绝人之人。
  要说人类确实不愧于万物之灵美名,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人类却有着一种最为原始有效的交流方式,那就是 手语。
  没错,肢体 眼神是表达思想的最原始 简单的 和有效的工具。
  既然碰上了,想要交流还不是很简单吗。
  历史上第一个洋人和第一个中国人不也是这么开始的吗。
  于是乎,青山和这小姑娘一阵鸡同鸭讲,连比带划,居然愣是说出了个子丑寅卯。
  只是到底听懂了 或者看懂了多少,恐怕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青山微微欠身(你好)
  “*&……%%¥#”小姑娘也是连比带划摇摇头 摆摆手(哈刚吃过,呵呵你肚子饿了吗)